【朱承】超越新文化運動的“文化對待觀”

新文化運動是中國歷史上思想文化制度的大轉型、大變革的社會運動。在新文化運動中,強化了晚清以來的“文化對待觀”,具體表現為古與今的對峙以及中與西的劃分。古今、中西的文化對立,雖然在當時促進了思想的解放和文化的啟蒙,但同時也在觀念上帶來了文化激進主義與文化保守主義的對立、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的對立,開啟了后來思想文化···

“儒學價值及其現代命運:五四運動百年紀念”人文高端論壇紀要

如果說長程的歷史總是遵循“正—反—合”的辯證邏輯的話,那么,在整整一百周年之后,世變時移,是不是也該輪到一度被置于“新文化”對立面的“儒學”,在更高的層次上與“五四”握手言和了呢?

【韓星】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性工作

五四新文化運動,可以說是促進中華文化傳承與發展的一個大轉機,是中華傳統文化現代轉換的必要環節,其最大貢獻就是破壞和清除了傳統文化長期以來僵化教條的思想軀殼和禮法制度。所以五四運動并不意味著傳統文化已經過時,而是實際上開啟了中國傳統文化現代轉型之路。

【田飛龍】五四運動與青春中國的再造

今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官方、學界與社會甚至海外高度關注這一節點的歷史意義和闡釋權問題。五四運動是中國近代史的分水嶺,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中“西化”取向的重要節點。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數代政治與文化精英即致力于在適應西方和學習西方的路線上救亡圖存,相繼經歷了器物層面的“洋務運動”、制度層面的“戊戌變法”,但均未奏···

【鄧秉元】哪一個“五四”?

反傳統與西化固然是新文化運動所提倡的關鍵內容,但在何種意義上可以算作新文化運動與“五四”的基調?同樣,人所艷稱的所謂個性解放、反專制、反抗帝國主義云云,盡管也都是新文化運動的應有之義,但在何種意義上與顛覆傳統形成有機的聯系,依然是考驗史學界的重要課題。

【吳光】肯定和發揚“五四”愛國、民主真精神,擯棄全盤反傳統思想逆流

有許多人的思想根深蒂固地受到這個“五四”潛流,乃至“文革”惡流的影響,把儒家傳統文化等同于封建主義,把它當做維護王權的思想去反,去批,這個流毒到現在還沒有肅清,很有必要正本清源,撥亂返正,實事求是地肯定和發揚“五四”的愛國、民主真精神,而擯棄“五四”以來的全盤反傳統思想逆流。

【夏勇】德先生、賽先生與和女士——寫在五四運動八十周年

我們通常說,五四運動為中國請來了兩位先生,一位是德先生(democracy,民主),一位是賽先生(science,科學)。其實,還有一位極重要的“人物”也是那個時候請來的,這就是“和女士”(human rights,人權)。可是,不知為什么,我們卻偏偏忽略了她。也是因為這個不該有的忽略,兩位先生的煩惱一直得不到解決。

【李競恒】告別五四的有色眼鏡

一百年前爆發的五四新文化運動,不但深遠地影響了二十世紀以來的中國歷史,更是塑造起一個對中國歷史的想象傳統,即以儒家文化為主體的中國文化從根子上、從基因上就是敗壞的,四千年的吃人史和劣根性,體現為辮子、纏足等令人厭惡的象征符號,并進一步被延伸為“亞細亞社會”或“東方治水社會”,因此必須得到徹底的清算和滌蕩。

【黃啟祥】論五四時期的“孝道悖論”

在“五四”反傳統的新文化運動中出現了一個奇特現象,當時的一些知識分子一方面無情地抨擊孝道,一方面又深情地躬行孝道,我們將此現象稱為“孝道悖論”。孝道悖論以一種耐人尋味的方式呈現了當時知識分子在孝道問題上認識與實踐的矛盾以及情感與理智的沖突。

【謝遐齡】重釋“五四精神”,吸收儒學思想——論“科學與民主”之本真意義及其他

“五四精神”要求科學與民主。要實現本真意義上的自由、民主、平等,則須引進西方抽象傳統。抽象傳統即凝聚、消辟兩種勢用中堅執前者,用儒學術語表達則為“坤先”。這就是說,西方傳統要求陰盛陽衰。因而,無須驚奇,在近、現代中國,西方傳統影響的實際效用是促成“陰盛”。中西文化接觸之后果并不是把中國社會導向西方化,而是造成中國社···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