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教馬列,后半生傳儒學——錢穆之子錢遜逝世

對于外界將其與盛名在外的父親相比較,甚至認為他一輩子都活在父親的光環下有些“可憐”。錢遜的孫女曾問過他是否介意,得到的回答是完全不介意。

【人物】錢遜,被時代選擇的人生

“我30年學馬列、教馬列,又回到傳統文化上,是不是就拋棄馬克思主義了?其實不是這樣的。馬克思主義和傳統文化并非對立,應該把二者相結合。所以我對我一生這兩段,都不后悔,都不否定。”這也正是其父錢穆一生所秉持的大歷史觀,“不肆意地割裂歷史、拋棄傳統,對待自己的歷史懷有溫情與敬意。”

【人物】楊朝明:希望為中國贏得更多儒學話語權

2019年7月25日,《華西都市報》A2版要聞刊發了對孔子研究院院長楊朝明研究員的專訪報道《儒者行天下希望為中國贏得更多儒學話語權》。

【王興國】追懷蔡仁厚先生:一個當代真儒的典范

蔡先生還提倡保留“天地圣親師”三祭牌位的儒家生活禮俗,身體力行,卻顯現出一個生活實踐中的超越取向,意味深長。

【湖南日報】朱漢民:我一生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致力于復興岳麓書院

“新山長”朱漢民主持岳麓書院的21年間,致力于推動和完成岳麓書院的現代復興,修復建筑,擴建院落,恢復講壇,引進人才,建設了碩士點、博士點、博士后流動站……岳麓書院重現“道南正脈”的氣象。千年書院重獲新生,成為中國傳統文化復興和當代中國國學發展的重鎮。

【中華英才】張新民:儒家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恢復和重建教化體系

儒家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不是與其他宗教爭地位,而是如何恢復和重建教化體系,其中包括讓經典閱讀活動重新進入課堂。因而需要開展大量扎實嚴謹的學理研究工作。儒教無論作為宗教或哲學都有自己極為獨特的性格,它長期在中國人的精神世界中發揮著支配的作用,但并不像其他宗教那樣走組織化、建制化的道路。歷史上的儒教從未因信仰問題與其···

【貴州日報】張新民:守護文化,是生命力量的牽引

我多年讀書治學,沉浸在自己的學術世界中,痛感中國文化長期遭到人們的誤讀誤解,遂將興趣轉移到了傳統文化義理系統的梳理。但任何一個有生命活力的文化,都是需要載體的,于是我便調入貴州大學創辦了中國文化書院,目的是通過書院辦學模式來堅守自己的人文理想,更重要的是向世人昭示中國文化的真精神。

【儲朝暉】郭齊家:教育立命 修明心性

作為中國傳統教育的研究者,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受益者,郭先生看到了中華民族文化經典背后不朽的價值,無論是對于個人心靈之安頓,還是對于民族生命之發展,抑或是中西文化之匯通,都有著深刻的價值與意義。

【專訪】齊義虎:我為什么談政治儒學?

若以近年來在網絡上的影響力而言,齊義虎堪稱“海派新儒學”的當家小生。“政治儒學”一路,是近十幾年大陸興起的一股學術潮流,蔣慶先生是擎大旗者,承襲孔子政治理想,精研春秋公羊學,區別于港臺新儒家的“心性儒學”或“生活儒學”。他們從人的社會關系中來理解人性,把人看作是一種社會關系中的存在,將社會關系的改變看作是完善人生命的···

微信公眾號

儒家網

青春儒學

民間儒行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