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生文叢第三輯】齊義虎著《經世三論》出版暨目錄、序跋

欄目:儒生書系
發布時間:2016-10-21 16:15:01
標簽:
齊義虎

作者簡介:齊義虎,男,字宜之,居號四毋齋,西歷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學政治學院教師。主要研究中國古代政治思想史和儒家憲政問題,著有《經世三論》(知識產權出版社2016年版)。



 


書名:《經世三論》

作者:齊義虎 著

叢書名稱:儒生文叢(第三輯),儒家網出品,任重主編

出版單位:知識產權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6年9月


【內容簡介】


什么是好的生活?文明與野蠻的界限在哪里?荀子真的主張君主專制嗎?西方真的文明嗎?歐美政治模式真的不可超越嗎?……本書作者以赤誠的情懷,憑借古典智慧的啟迪,以究天人、通古今的氣魄和格局,帶給您不一樣的分析和回答。


【作者簡介】


齊義虎,男,字宜之,居號四毋齋,1978年生于天津。西南科技大學政治學院教師,復旦大學政治學碩士。主要研究領域:中國古代政治思想史、制度史。曾在《哲學門》《原道》《復旦政治學評論》《儒學與古典學評論》《天府新論》等書刊上發表文章十余篇。


代序:傳統與現代的和解共生


齊義虎


經過30多年的探索與實踐,中國的改革事業逐漸跨入深水區,亟需頂層設計的戰略指導。如果說鄧小平時代的“不爭論”是為了在實踐中摸索前進,那么今天的中國已經迫切需要一場“大討論”來總結過往的經驗教訓,為接下來的改革凝聚共識、指明方向。近日,王小東先生撰文稱“儒家思想不能主導中國改革”,從否定的角度觸及了這一話題。


在王先生看來,儒家思想之所以不能主導中國改革主要有兩點理由:一是講究尊卑長幼的儒家禮制已不合乎平等、獨立、自由的現代價值觀;二是在現代這個國際競爭的“大爭之世”,儒家的保守性敵不過西方強國不擇手段的進攻性,“可與守成”而“難與進取”。前者是對儒家之“體”——價值性的否定,后者是對儒家之“用”——有效性的否定。三言兩語之間使儒家體用雙廢,可謂一招斃命。不過細想一下卻未必如此,以上兩點不僅不是儒家的致命缺點,或許恰是其克治中國乃至人類當下時弊的制勝法寶。


在中國,不論激進者還是溫和者,其本質都是現代派,只不過在西方價值觀的先后排序和實現手段上有所分歧罷了。作為現代派,他們共持對于傳統的輕蔑立場:激進者要徹底打倒傳統來為現代化開路,溫和者也不過勉強承認傳統曾有過一點歷史進步意義罷了。


這種恃今傲古的片面性造成了現代派的思想盲區,他們只看到現代化的艷麗外表,卻看不到現代性的內在危機,于是將所有問題都歸結為現代化不充分的結果。其深層次的思維根源是進化論的線性歷史觀。從“五四”直到今天,現代派一直都在夢想著“科學萬能論下的民主烏托邦”,但這其實只是遙不可及的西洋幻境,并非植根大地的中國夢。


中國的改革事業是人類現代化進程的一部分,故反思改革必須從反思現代性的人類總體高度來展開,否則便無法把握中國改革的正確方向。其實西方早已出現后現代主義,只不過他們對現代性的反思多是無力的哀嘆和惆悵,缺乏積極有效的克治手段。面對現代性的迷思,前現代思想與后現代主義一樣,都可以成為一種批判和矯正的力量。儒家以其幾千年政教文明的深厚積淀,無疑具有擔此重任的能力。


儒家思想不過日用倫常之道,但正因為其平常,才能超越時代、萬古不變。故儒家思想不存在過時的問題,而是貫通古今、與時偕行。相比之下,現代普世價值好似一堆抽象空洞的華麗辭藻,懸浮于腦而未契乎心,看上去很美,實則既未“造道”遑論“有德”,不過是夸夸其談的意識形態口號罷了。


同樣,所謂國際競爭也不過是現代性極端擴張的一部分。王小東先生說“要挖掘兩千多年前中國的‘大爭之世’的其他思想、文化資源”,說白了就是棄儒家而取法家。當年的秦國確實借助法家的改革走上了橫掃六國的統一偉業。但請別忘記,大秦帝國在短短的15年后也與六國一樣灰飛煙滅了。毀滅別人的力量同樣能毀滅自己,古代的法家改革是這樣,今天的現代化改革依舊如此。中國若欲和平崛起,需要學習的不是秦始皇而是周文王,這才是強而不霸的王者之道。


現代化本是為人服務的,現在卻反過來成為一種異化人、裹挾人的力量,實在有違初衷。王先生一邊主張平等、獨立、自由的普世價值,一邊卻又偏愛法家爭霸的富強之術,這二者之間的矛盾不僅凸顯了其個人的思想糾結,更反映了現代性內部的悖論和困境。


是故為了矯正現代化的弊病,應對不斷惡化的貧富分化、環境污染、道德淪喪、唯利是圖等趨勢,使人類能役物而不役于物,在現代化之外還需要傳統化的同時展開。傳統化與現代化好比陰陽之和合化育萬物,又如車之雙輪互相平衡,保證人類的發展合乎中道而不偏于兩端,走出一條充滿希望的新路。當然,健康的傳統化只能是儒家化而非法家化。


【目錄】


上篇 政理思索


從文明與野蠻談起 /3

什么是好的生活 /9

兩種政治概念 /17

荀子政治思想辯白 /29

政治美學與美學政治 /89

古今中西之政治得失 /95

自由與自知 /109

自由主義批判 /124

自由主義與國家主義 /127

一樣卻又不一樣的死 /134


中篇 儒學致用


“一”與“多”和“言”與“意” /141

無用之用是為大用——評蔣慶先生之《儒學的時代價值》 /145

離奇的到底是誰 /152

現代化困境下的儒法調和——評熊十力先生的《韓非子評論,與友人論張江陵》 /160

再論儒家安頓女性 /167

鄉賢制的定位 /172

從富人走向貴族——君子的投資之道(一) /174

賭場還是道場——君子的投資之道(二) /178


下篇 文教諫言


彼此尊重才有文明和諧 /185

關于文明寬容 /187

民間讀經教育的問題與出路 /189

百姓和政府需要什么樣的官 /191

祭祀與踏青偕行 /195

我無為而民自正 /198

當羸弱的心遭遇威猛的龍 /201

一次跪拜引發的口水戰 /203

拆了孔廟,何以“文昌” /206

祭祀孔子,重振斯文 /208

“孔子”的位置在哪里 /210


后記 /212


【后記】


本書原名《經世四論》,分為論理、論學、論政、論教四個部分,每部分文章九篇,共計三十六篇。后由于種種原因,有所刪減,又有所補充,遂改編為《經世三論》。這些文字寫作時間不一,且長短不齊、風格各異,在內容上也有義理、學術、政治、教化的區別,但其背后卻有著一個共同的核心,這就是經世安邦的問題。自從上初中時起,我所縈所思即在此,二十余年間之讀書、學習與思考基本上都是圍繞著這一主題展開的。不同時期、不同風格的文字不過是以不同的形式對同一個問題持續思考的記錄罷了。我不敢保證這本書能對讀者有多大的啟示,但它確實是我個人以公誠之心獨立思考的產物。作為一名儒生,我更希望能通過這些文字與大家分享我內心的關懷和赤誠,讓我們大家一起來思考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為了我們的祖國,為了我們的時代,為了天下的蒼生!


從2012到2014再到2016,四年之間換了兩家出版社,經歷了幾次的審稿與篇目修訂,這本小書終于可以付梓了,由此可見出版過程之曲折與艱難。其間我甚至想過放棄出版,感謝編輯江宜玲女士的堅持和努力付出,才讓它有機會與讀者見面,雖然已不是完璧,難免有點遺憾。另外還要感謝儒家網的任重兄,為本書的出版牽線搭橋、費心費力。本書下篇部分的文章基本上都是在他的關心督促下寫成的。任重兄熱心儒學復興事業,以一人之力主編儒家郵報,嘉惠提攜同道更是不遺余力。近年來藉助于網絡,各地的儒門同道開始慢慢結識,發現有一大批像任重兄這樣的人在踏踏實實地做著宣教的事業。古語云:積水成淵、積土成山。只要我們儒生在各自工作領域都行動起來,互相取長補短、分工協作,儒學復興就大有希望!


最后還要感謝生我養我的父母。父親和母親都是淳樸的農民,他們自己沒讀過多少書,卻節衣縮食供我上學。記得上高中時我一人的花銷就占了家里收入的一半,可以想見他們過得是怎樣的日子。但就是這樣的條件下,每次我周末回家,媽媽都還要想方設法給我做些好吃的,星期天返校時給我帶上香噴噴的炒菜和新烙的大餅。……如今我畢業工作了,卻離他們很遠,平時都不能在父母身邊盡孝。每次看著父親那日漸蒼老的臉龐和母親那蹣跚變形的雙腿,我內心都有說不出的愧疚。這本小書雖然不成樣子,但我還是想把它鄭重地獻給他們——我深愛的爹娘!


在等待出版的過程中,2014年女兒出生了,使我享受到初為人父的幸福,但這還只是屬于我個人的門內之樂。更為可喜的是,習近平主席執政以來,大刀闊斧地撥亂反正、展開各項改革,對儒家傳統的溫情與敬意亦表露無遺,讓我們對新中國第三個三十年又充滿了希望,這是我作為中國人的門外之樂。改革未止、思考不停,以經世為志的儒家將繼續指點江山、與時偕行。通過我們這一代人的改革與完善,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可以過上復歸日用倫常的太平生活,不再棲棲遑遑勞碌奔波,不再瘋瘋癲癲虛無癡狂,少一點刺激與乖張,多一份從容與安詳。這也是我作為一個父親對我女兒以及天下所有孩子的深深祝愿。


齊義虎

2016年9月7日改定于綿陽四毋齋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