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生文叢第三輯】陳彥軍著《從祠廟到孔教》出版暨陳明序

欄目:儒生書系
發布時間:2016-10-19 12:28:23
標簽:
陳彥軍

作者簡介:陳彥軍,筆名東民,男,西歷一九七二年生,湖北棗陽人。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所儒教方向研究生畢業,現為三亞學院南海書院研究員、學術服務中心副主任,研究方向為儒學儒教與大學教育,在《原道》、《儒學與古典學評論》、《國家治理》等刊物發表學術論文十多篇,出版《從祠廟到孔教》(知識產權出版社2016年版)。


 


書名:《從祠廟到孔教》

作者:陳彥軍 著

叢書名稱:儒生文叢(第三輯),儒家網出品,任重主編

出版單位:知識產權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16年9月


【學者推薦】


儒家傳統的意義在于為政治制度提供價值基礎、為社會生活提供認同凝聚、為個體生命安頓身心性命。作為第一個儒教方向畢業的研究生,我這樣要求彥軍。他的祠廟研究緣于我的要求,而結論卻與我的構想頗有異趣。更由宋明祠廟向近代孔教拓展,表現出彥軍對當代儒學實踐問題的深入思考。這些思考值得認真探討。——首都師范大學教授  陳明


傳統儒教的主題,涉及經典、歷史以及對古今之變的不同理解與思考路向。陳彥軍的《從祠廟到孔教》,從多個方面對傳統儒教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清華大學教授 唐文明


國人之于傳統儒教,如魚在水,多感覺不到水之存在與必要。彥軍兄之作,稗疏祠廟和傳統儒教之微妙關系,彰顯一基本道理:國人之于傳統儒教,雖習不察焉,必沒身而已。——中國人民大學孔子研究院研究員 王達三


彥軍之作直面儒家與時據變、執中弘道的歷史,探求中國當代普通百姓的安身立命之道。一言以蔽之,緊扣老百姓,呼喚新孔子;造次與顛沛,不改乎其道。——中信改革發展研究院研究員 肖自強


【內容簡介】


本書既展示了作者本人體認儒學傳統的學思歷程,提供了一個當代儒學復興的鮮活案例,同時也是一部從儒教視野探討儒學實踐方式和中國人生活世界的古今變遷的學術論集。現代人文社會科學對中國傳統祠廟已做了諸多研討,本書則從朱子學發祥地泉州擇選蕭太傅信仰這樣一個民間信仰來考察宋明以來儒學實踐方式的變化,視角別具一格,并進而考察近代以來的孔教實踐,力求從祠廟到孔教的變遷中看到儒學實踐形式的現代改良。


【作者簡介】


陳彥軍,湖北棗陽人,1972年生,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所儒教方向研究生畢業,現為三亞學院南海書院研究員、學術服務中心副主任,研究方向為儒學儒教與大學教育,在《原道》、《儒學與古典學評論》、《國家治理》等刊物發表學術論文十多篇,主編出版《民辦大學的理念》(復旦大學出版社2015年)等。


【序】


陳彥軍是我在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儒教室工作時招收的研究生。因為是第一個,我有很多的設想,也有很多的寄望,所以暗自定下了一些條件如男生、對儒家有認同等等。但實話實說,我對陳彥軍初還是頗有些失望,因為做論文的時候,他大段引用新左派的論述,文字刪干凈了,那股精神氣也難除。我總是跟他說,儒家有自己的論題、方法與思路,恨不得揪著耳朵拎起來!現在,他要出書,要我寫序,我看了一下篇目,感覺他實際還是在努力做儒家的工作,與左派雖有交集,但立場基本還是站在儒家這邊。


大陸新儒學之所以異于港臺新儒學,主要表現在問題意識、學術范式和經典譜系都有所不同。這實際是當代儒學與現代儒學的不同。現在可以看到,今天中國面臨的問題還是近代開始帝國轉型的問題,而作為五四或后五四時代產物的現代新儒家們所處理的卻是一個文化意義上的中西關系問題。在前者的視域中,民主或科學都是帝國轉型這個大問題中的某個環節,而在后者的視域中,德先生、賽先生具有根本性的目的性的價值地位。所以,牟宗三等不得不從知識學層面為儒家進行辯護,從價值論層面自我坎陷以求會通。而實際上,儒家傳統的意義在于為政治制度提供價值基礎、為社會生活提供認同凝聚、為個體生命安頓身心性命。作為第一個儒教方向畢業的研究生,我這樣要求彥軍。他做的怎樣,我沒有多高期待,因為我自己也還在探索之中。如果能夠提出問題,吸引更多認同儒家、關心國家民族命運的年輕人參與到問題的討論,就很不錯了。


儒教概念爭論很大,我到福建考察所謂民間信仰后發現口水仗不會有結果也沒有任何意義。蕭望之是儒臣,也是集圣賢崇拜、祖先崇拜于一身的儒教神靈。論文我就要他去泉州富美宮做田野調查。他歷史地描述了宋明儒者的興宗祠、立鄉約行動對漢唐儒者耕耘朝堂而遺落給佛道的民間社會的儒教化改造,希望由此找到路徑去激活以民間信仰形式存活的儒教文化遺存。我一直認為宋明理學以理代天,導致儒教無根偏枯,因此民間信仰中被激活的應該是前理學的文化形態。但陳彥軍不溫不火,最后得出一個理學改造民間信仰,以此重建儒教的結論。我認為這里仍然存在巨大討論空間。


我承認自己的思路有功能主義甚至工具主義的色彩,但與社會學、人類學偏于描述和解釋不同,它指向的是實踐,旨在恢復或重建被左、右意識形態遮蔽、摧折的文化功能。這實際是一種社會重建。中國疆域遼闊,民族或族群眾多,社會重建必然要因時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儒教既要接地氣,又要與現代性如公民身份、國家理由相銜接,可謂困難重重、難題多多。這里的研究從宋明祠廟向近代孔教拓展,就表現出了彥軍對這些問題思考的深化。


儒教成為問題,緣于帝國轉型,源于社會變遷,源于西方沖擊。這既是理論問題,也是實踐問題。做理論的人很多,做實踐的人卻很少。我現在帶學生,首先建議下田野。現在民間辦書院的風氣很盛,書院就是廟學合一的。希望彥軍對此也能有所關注,推動其中的“廟”的建設。


“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儒教與社會的關系如此,社會和國家關系也如此。左派右派保守派,這應該能形成共識吧?


是為序。

                                     陳明

                                  2015年11月


【前言】


這個集子算是對我2006年以來的思考的一個小結。


我的思考是從儒學在當代中國的地位和意義起步。儒學是什么,并不是一個能夠猝然回答的問題。因為自孔子創立儒學,歷經兩千多年,跨越眾多朝代,儒學隨著中國人政治和生活的變遷發生了很多次形變,雖可以說萬變不離其宗,但非明覺癡心人,這個宗是不易找到的。我們可以說,儒學是一個以夏商周“三代”文教傳統為原點而加以總結、傳承、反思并在后世歷史進程中生衍、推闡的龐大知識和價值體系,儒學從沒有離開過中國人的生活,但要簡要地說出儒學的一二三,卻很容易犯張冠李戴或膠柱鼓瑟的錯誤。今天,我們不少人批評儒學,很多時候批評的只是歷史上某個階段呈現為某種意識形態的儒學,或近代以來為解放思想迎接變局而攢出來的所謂保守落后的儒學靶子,并不就是那個數千年來隨著中國人的生命活動而不斷傳承與創新的文化傳統。鴉片戰爭以后,中國社會逐步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要理解這種變化,不少人以為非引進或創造新的學統則不可。確實,今天的中國人的知識和信仰世界與鴉片戰爭前后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貿然把這種變化看作是更新和替換而不是生衍和推闡,并不是能站得住腳的。隨著中國崛起,中國有望重新回到歷史上在世界中的地位,而擺脫近百年來對西方知識的畏懼或仰視,那時,我們或能更好地看清百年變化到底是什么,而不是仍陷于所謂救亡與啟蒙的雙重變奏而只看到愿看的東西。


能夠這樣去看儒學,緣于跳出倫理和哲學的儒學觀而進入了儒教視野。


傳統上,儒學確實很容易被看成古典學問和一系列的倫理及行為教導,它居于廟堂而達于鄉野,與基本上屬民間狀態的道教與佛教差別明顯,與進入中國的宗教狀態的基督教迥異,一旦廟堂和宗祠崩塌,儒學失去了自己顯在的附體,就只剩下一些可以隨意抽象的教導,讓人覺得可以隨著時代和社會變遷而從生活中輕巧地拋棄。但儒學還是儒教,不管是從歷史上的實然狀態還是從宗教信仰看,都是如此。儒教作為一種康有為所謂的“陽教”,它不需要像基督教、佛教等“陰教”那樣作為人類生活的某類投影而與生活拉開距離,它巽順人情,貫穿于中國人生活的每個方面,生活是什么樣,它就呈現出什么樣,初無定形。儒學家不斷地搬出經典,提醒或規訓人們要像古人那樣行禮和生活,不過就如是河堤。生活之河沒有了堤坊,失去了流向,就會泛濫四出,終至枯竭。近代以來,中國人的生活曾經遭遇很多困頓,但都涉險而過,如今正蓬勃躍進。因為這些困頓,我們對儒教的存在產生一些動搖或也可以理解,但如今中國人的生活之河蓬勃躍進,還要懷疑儒教的存在,那就需要自己做些溫故知新的學習,多一些日常生活的反思了。


正是因為開始對儒學傳統的流變及它與中國人生活的關系作如是觀,我才能跳出流行的對于玄學的道學性質看法,把正始玄學看作是儒學發展到魏晉,為因應中國人政治生活的變局和重建政治共同體的政治秩序的需要,而從老莊那里習得一些形式和方法所產生出的儒學發展階段上的新樣態;才能走出所謂官與民、大傳統與小傳統的區隔,把居于廟堂之高的儒臣和處于鄉野之卑的神明之間跨越千年的隱秘聯系隱約找到,洞察到某種儒學與儒教之際;才能掙脫自求學以來習得的西方知識和意見的束縛,走出韋伯的迷幛和葛蘭西的范囿,嘗試調動近代以來的所有知識,去理解作為中國人生活世界的儒教。本書第一編的選文,大致體現的就是我的這種從儒學進到儒教的理解廣度和深度的變化。


理解儒教,從祠廟到孔教的變遷是一個重要的向度。從祠廟到孔教,是中國人生活世界自宋明到近代而呈現的一種變化,是儒教形態隨中國人生活變化而發生的一種遞嬗,也是近代儒家隨著儒教變遷而產生的踐行形式的一種改良。


自漢代獨尊儒術以來,儒教的生活方式就從齊魯一隅向大一統的中國區域擴展。這種擴展是上而下不斷展開的。首先是上層政治和法律制度的儒教化,然后經由循吏、學校、選舉和世族門風,儒教向下層滲透。但同期道教和佛教的傳播,及邊緣區域原始宗教的遺留,貴族主導的漢唐社會的基層儒教化遇到了很多的障礙。唐宋之變下平民社會的逐步形成,使基層社會的儒教化顯得更為迫切,直接影響到整個國家的治理。宋以來,以科舉為制度之軸,主要經由理學家的聚宗族和行鄉約的踐履,中國基層社會開始形成彌散性的儒教化,完成了兩千年中國社會整體儒教化的過程。這種彌散性的儒教化的載體就是祠廟,即宋明以至清朝遍布城鄉、融入中國人方方面面生活的以宗祠、義民祠、鄉賢祠等為代表的祠堂和奉祀多神的佛寺道觀之外的公廟,二者統稱為祠廟。在明清地方志中,祠廟被列在寺觀之前,撰志者常常引用《禮記·祭義》“夫圣王之制祭祀也,法施于民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御大災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來說明并肯定祠廟。圍繞祠廟祭祖祀神賽會,中國基層社會被熔鑄成互贍共恤、禮俗相通的多層次的共同體。


晚清以來,這種彌散性的社會教化狀況越來越成為中國應對外部世界強大挑戰和內部社會各種問題的障礙,迫切需要加以改革。以康有為為代表的新一代儒家,看到了這種中國社會變遷的需要,以三代為號召,以孔子改制為武器,倡導并踐行儒教的新形態即孔教。在《請尊孔圣為國教立教部教會以孔子紀年而廢淫祀折》中,康有為提出:“蓋孔子立天下義,立宗族義,而今則純為國民義,此則禮律不能無少異,所謂時也。”孔教正是適應中國社會聯系更加密切、交流更加多元、對外競爭更加激烈、國家主導逐步加大的趨勢,適應中國人由倫理人、家族人到國民轉變的走向,而應運而生的。它首先就要超出于祠廟所依附的地域社會。所以,在康有為關于孔教的建議中,廢祠廟而改為孔子廟或新式學校,都是必不可少的內容。儒教自覺地要完成一場自我的革命。由于歷史的偶然性,康有為的孔教實踐沒能結出心想的果實,甚至孔子也被連累著走下神壇。但在孔教實踐中出現的政黨化因素無疑成為后來國共兩黨形成以政黨來推行教化的一個本土資源,雖然這一點尚無人有深入研討。從我們所理解的儒學和儒教看,1937年孔教會解散并不代表著近代以來孔教實踐的終結,它不過是以其他的看起來有些悖反的形式隱在而已。21世紀大陸新儒家興起,各種儒教說和儒教實踐鋪展,但不少都強調回到康有為。孔教作為儒教的新形態最終會如何與普通中國人的生活相交,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要看。


在本書的第二編,我對祠廟的一個遺存做了考察,我的初義仍舊是希望在各種擠壓下以民間信仰形式尚存并在改革開放后的某些地區有了一定發展的祠廟能夠成為儒教重建的一個生長點。畢竟儒教作為一種陽教,它融入于中國人的生活,并不需要一種單一的組織形式,完全可以有多樣化的存在。考察的樣本比較單一,自2009年完成此編初稿以來也沒有跟進的研究,所以,所謂希望實際是缺乏更多實證材料的支撐的。不過,本身我所做的就不是一個純粹社會學或人類學的研究,而更多帶有對于儒教變遷的思考和儒教實踐的探索,它不因為這里實證材料的缺乏而喪失意義。


第三編由我閱讀康有為的孔教理論的一篇札記和幾篇對康有為以后的與廣義孔教相關的人與事的評論構成。在我看來,從康有為到今日的大陸新儒家,孔教實踐有一個由顯而隱再到顯的過程,本編的幾篇文章試圖把握這種過程,帶給讀者關于孔教如何在中國人的生活中彰顯的思考。


當然,對于從祠廟到孔教的儒教變遷,我的研究和思考都還處于探索的階段,不少地方還相對粗疏,留待后來改進。本書問世是愿做拋磚,引出對于此問題、對于儒學在當代中國的地位和意義的更多更精湛也更具有實踐性的佳章力作。是以為愿!


                                           陳彥軍

                                     2015年3月于三亞


【目錄】


第一編 從儒學到儒教


政治哲學視野下的正始玄學——重建政治秩序的努力 /3 

儒臣與神明之際 /23

走出韋伯的“儒教”迷幛 /56

理解儒教的途徑——讀葛蘭言《中國人的宗教信仰》 /65 


第二編 儒教與祠廟:閩南蕭太傅信仰研究


第一章 導 言 /75

一?現代中國反思 / 75 

二?祠 廟 /78

第二章 泉州富美宮蕭太傅信仰 /83

 一?泉州?理學與祠廟 / 83 

 二?泉郡富美宮 / 87 

 三?蕭太傅信仰狀況 /90

第三章 蕭望之:儒臣與神明的遞嬗 /96

一?漢代儒臣蕭望之 / 96

二?神明蕭太傅 / 100 

三?蕭太傅信仰諸問題探索 / 104 

第四章 蕭太傅信仰與宋明儒教重建 /109

一?儒教重建的漢宋之別 /109

二?儒教重建視野里的蕭太傅信仰 /113

三?蕭太傅信仰的歷史功能 /117

第五章 祠廟轉型 /123

一?祠廟的逝去與歸來 /123

二?從民間信仰中救出祠廟 /125

附錄 /130


第三編 孔教:近代以來的儒學重建


化民成俗與共和肇造——讀《康有為全集》札記 /135 

文明再造——啟蒙與救亡之外的胡適思考 /176

呼喚新孔子——從“志在富民”到“文化自覺” /187 

黃昏的起飛 ——評陳明《文化儒學:思辨與論辯》/204 

一個人的文化復興——陳明:儒學?儒家 /211 

儒生任重——一人之行而儒門所望 /223 


后記/230


【后記】


本書能得以出版,首先要感謝的是任重兄的鼓勵和督促。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任重兄其人,正是“仁以為己任”的化身。從2006年起,我有幸近距離接觸當代儒生的弘道事業,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今天儒家的日趨紅火,與任重兄的不懈努力有著很大的關系。


我雖然愛讀書,但并不算是一個學者,之所以還寫出了這么多探討性的文字,其實是因為傳統儒者關心家國的情懷一直占據著我的心胸,我不能不關心身邊家園和國家的變化,不由自主去思考變化的根源和未來的方向。雖經近代摧折,可中國人的百思百行,又何嘗離開過儒家?驀然間,我想到,我就讀的中學曾是早在唐代就奠基的襄陽縣學宮。那時,每日行走在被改成學生宿舍的大成殿內外,似乎從沒有多少追慕圣賢和感嘆凋零的心思,但也就在中學階段,讀書思考的種子已經種在了我的心田。


大學時讀中文,畢業后在工作之暇,讀馬克思和西方經典,鉆研經濟和法律,不拘于專業,不斷瀏覽各種學問,就為了解決內心對于家國的關切和疑惑。我曾立志寫一本能與《資本論》相媲美的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著作,但歷經挫折后才發現,自己不過是千千萬萬庸人中的一個,而且是認清自己較晚的一個。


實際上,讀書越多,困惑越多。中國是什么,現代中國是什么,中國人該怎么過,那些書都很難給出切近人心的解答。所幸在我沒完全淪為庸人前,我找到了家。痛苦掙扎的過程中,學中文時所習得的一些傳統文化的皮毛,牽引著我讀了更多儒家的書,我開始知道了人生并不總需要在不斷外索中耗盡生命的能量和意義,知道了如何在日用常行中做個踏實的中國人。我開始認真讀《論語》,并帶著學生讀《論語》,后來又師從陳明先生,攻讀儒教方向的研究生。是陳老師硬拉著我做祠廟研究,結果一扇大門向我打開,傳統和現實的大門一起為我打開,我此前的所有思考才第一次連貫起來,活生起來。儒學是中國人的精神,儒教是中國人的家園, 但近一個世紀里,中國人卻如迷途之羔羊,精神放佚,家園荒蕪;今天,是到了找回精神、重建家園的時候了。


現在在大學工作,踐行大學之道,帶著學生讀經典,挖掘地方文化傳統,在我看來,就是在力所能及地重建我們中國人的精神家園。


本書從初稿到成型,知識產權出版社編輯江宜玲女士給予了很多很好的建議和幫助,在此深表感謝。


                             陳彥軍

                          2015年于南海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