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新】讀王船山生平 或可理解中國知識分子的內心

欄目:往圣先賢
發布時間:2019-10-02 00:28:03
標簽:王船山

讀王船山生平 或可理解中國知識分子的內心

作者:王立新

來源:鳳凰網國學

時間:孔子二五七零年歲次己亥九月初一日己巳

          耶穌2019年9月29日

 

鳳凰網國學編者按】“六經責我開生面,七尺從天乞活埋”,作為明末清初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王船山以一介書生,發震古爍今之論,砥礪三百余年之士人精神。章太炎稱道:“當清之季,卓然能興起頑懦,以成光復之績者,獨賴而農一家而已。”這個倔強孤憤的讀書人,一生究竟遭遇過怎樣的坎坷?他的生命,對當代知識分子熔鑄獨立人格、探索價值真理究竟有何啟示?

 

深圳大學王立新教授在其著作《從胡文定到王船山——理學在湖南地區的奠立與發展》中,專章論及《船山生平述要》,經作者授權,鳳凰網國學特刊載如下,謹此紀念船山誕辰400周年。

 

 

 

王夫之隱居地——湘西草堂,湖南衡陽縣曲蘭鎮。(資料圖)

 

船山先生(1619——1692)姓王氏,名夫之,字而農,號姜齋,中年時曾自稱“一瓠道人”,更名壺,晚歲仍用舊名,因所居在“湘西蒸左之石船山,故有是稱。

 

王氏系出太原,本居揚州高郵,至船山七世祖始居衡陽,遂為衡陽人。船山父名王朝聘,字修侯,因系心朱子之學,而以武夷山為朱子“會心之地”,遂自號“武夷先生”。萬歷四十七年三月,明兵部侍郎兼右僉都御史遼東經略持尚方劍楊鎬兵敗薩爾滸,損兵近五萬,亡失馬駝、器甲無數。后金主努爾哈赤遂乘勝攻克開原、鐵嶺等,滅葉赫,至此,海西女真扈倫四部俱亡于努爾哈赤。是歲九月初一日子時而船山先生生。

 

船山四歲,入家塾,從長兄石崖先生介之讀書。明遼陽、沈陽盡陷于后金,明既以熊廷弼經略遼東,而天啟皇帝信重閹宦魏忠賢,妄殺無辜善士。船山七歲,魏忠賢興大獄,使楊漣、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顧大章等死于非命,又將趙南星等削籍除外,毀鄒元標、孫慎行等講學之首善書院,榜東林黨人姓名顧憲成、李三才、趙南星、高攀龍、魏大中、丁元薦、孫丕揚、鄒元標等姓名,以示天下。船山八歲,魏忠賢續興大獄,使鄒起元、周順昌、高攀龍、繆昌祺、李應升、周宗建、黃尊素或投水或死于獄中,并冤殺熊廷弼。是歲,后金努爾哈赤死,第九子皇太極登位稱汗。船山八歲,熹宗死,思宗朱由檢即位,改明年為崇禎。思宗思振天下之衰,而清除閹宦,魏忠賢畏懼自縊死于鳳陽。崇禎元年(1628),以袁崇煥為兵部尚書,督師薊遼。陜西農民大規模暴動開始,數歲間天下盡“賊”:左掛子、高闖王、大梁王、神一元、神一魁、滿天星、金翅鵬、不粘泥、點燈子、雙翅虎、紫金龍、紫金梁、闖塌天、小曹操、革里眼、左金王、射塌天、混世王、改世王、過天星、滾地龍、老回回等名目繁多,不勝枚舉,加以李自成、張獻忠等,同時又有山東游擊孔有德等叛亂,而朝廷之內,則既腐于熹宗與魏忠賢,外則后金之逼日甚,明廷實已癌癥晚期。

 

崇禎五年,船山十四歲,入衡州州學。船山先生“穎悟過人,讀書十行俱下,一字不遺。”

 

崇禎十四年,張獻忠破襄陽殺明襄王、李自成破洛陽,殺明洛陽王,又破南陽,殺南陽王。清兵攻明錦州,洪承疇以馬步軍十三萬增援錦州,皇太極亦親往援錦州,明、清兩軍大戰于松山,洪承疇被皇太極圍于松山。而荷蘭人則于是歲搶占中國臺灣。

 

崇禎十五年二月,李自成破襄城,并于次年于襄陽建立政權,以“奉天倡義大元帥”號召天下。而洪承疇既降于清,祖大壽亦于三月以錦州降清。清兵休整之后,分道入塞。張獻忠攻陷武昌。

 

是歲,船山與兄石崖先生同登鄉榜,冬,船山往武昌參加會試,行至南昌,道阻而還衡陽。

 

 

 

王夫之著色像(資料圖)

 

崇禎十六年五月,張獻忠攻陷蘄州、黃州、漢陽、武昌等,盡殺所至明宗室,號“大西王”,因畏懼李自成之逼,遂放棄湖北轉向湖南,八月破岳州、長沙、衡陽等,九月又破寶慶(今邵陽)、永州,十月破常德,旋入江西破建昌、撫州等,后轉道進四川。而李自成則于同年九月與明軍主力于豫西襄城決戰,明軍從此喪盡圍剿農民軍之力。

 

張獻忠攻陷湖南衡州時,試圖收攏士大夫之心,以為己用,王朝聘落入張獻忠之手,船山“自刺身作重創,敷以毒藥,舁至賊所。賊不能屈,得脫于難。”

 

崇禎十七年甲申(1644)三月,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禎皇帝自縊煤山,明亡。明守關將領吳三桂初降李自成而復叛,李自成親統兵奪關,吳三桂暗引多爾袞,剔發稱臣,多爾袞率十五萬大軍突至山海關,李自成兵敗,于四月二十六日撤回北京,二十九日于武英殿稱帝,三十日下令焚毀紫禁城宮殿和各門城樓,率軍撤離北京。五月二日,清兵入北京,四日,清命官民等為明崇禎帝服喪,后為造思陵。

 

以李自成與多爾袞對明之不同做法,已見李自成絕無久據江山之理。以胸懷而論,則既勝而不能待敗者以禮,而惟以破壞搶掠之能事,此流寇習性。以策略論之,則只知摧枯拉朽,而不知借枯朽以摧拉。李自成本先行一步得北京,清兵蓋深悔遲緩,而李自成既不能且無決心保北京,又不能聯合張獻忠使共襄大事,旋即焚燒、逃離,客觀上等于助清以奪明江山,同時又為叢驅雀,故多爾袞入北京,明遺文武官員俱出城五里外跪迎。盡管無恥,實亦無奈。以張獻忠論,則既畏懼李自成,且入四川,試圖以四川為根據而與各有天下一部份,則其割據之心,始終未嘗稍待。使其得手,其狼藉未必在李自成下。

 

船山聞崇禎自縊,數日不食,作《悲憤詩》一百韻。

 

五月十五日,明福王即位南京,改明年為弘光元年。令東閣大學士史可法督師揚州。十月清福臨于北京即皇帝位,以順治為紀年。南明內訌激烈,清軍乘勢破揚州、入南京、取無錫、下蘇州,弘光鬧劇結束。十一月,黃道周、鄭芝龍等扶明唐王監國福州,二十七日稱帝,以隆武為年號,唐王賜鄭芝龍子鄭森姓朱,名成功。同時又有張煌言、錢肅樂等擁立明魯王監國于紹興,兩王各擁重兵,又各自專主一方,互不相讓,幾成水火之勢。

 

張獻忠則在清福臨即位之次月,攻占成都,建政大西,稱帝設官,也算圓了皇帝夢。而李自成則攜重兵一路狂逃入于陜西,試圖走從前道路,忽出忽沒,東西跳梁,避強攻弱的游擊式生活。被清兵大敗以后,焚燒陜西宮殿逃入湖北,于順治二年五月初四日,在湖北通山縣九宮山被地方土豪所殺。結束了自己以劫掠、燒殺為主要內容的一生。其余部分而為二,一以郝搖旗為首,暫投明督師何騰蛟于湖南;另一部由李自成侄李錦(亦名李過)率領,投明巡撫堵胤錫,欲效力而抗清。張獻忠則拒絕清人之招。清兵為鎮壓反抗則有揚州十日與嘉定三屠之實。

 

是歲,理學家劉宗周絕粒斷飲以殉明。

 

順治三年十月,張獻忠于七月撤出成都再入陜西,與李自成想法一樣,試圖以出沒無常、反復無定的方式以圖久存,十一月二十四日為清兵擊殺于西充鳳凰山。余眾由其四個“義子”孫可望、劉文秀、李定國、艾能奇分別統領,繼續與清兵周旋,茍延殘喘以行割據之實,后投南明永歷帝。

 

清兵于八月俘獲隆武,押至福州而自死。十月十四日,明桂王在明兩廣總督丁魁楚、廣西巡撫瞿式耜等擁立下監國于廣東肇慶,并于十一月十八日稱帝,號永歷。而原明魯王弟則在蘇觀生等擁立下,已于此前十三日稱帝于廣州,建元紹武。廣州攻肇慶,自相屠殺以快己意。二十一日,清兵破廣州,紹武與蘇觀生皆死,永歷逃奔梧州。

 

十二月,降清將領鄭芝龍子鄭森,即鄭成功,既受姓名之賜而感恩,起兵抗清。

 

船山自甲申之后,曾走湘陰等地,與南明永歷朝聯系,有圖復明之舉。順治四年冬,王朝聘卒。順治七年,船山投南明永歷朝于廣西梧州,充行人司行人。

 

其間左良玉部將金聲桓、高杰部將李成棟既已降清而復叛,與南明永歷帝聯合,抵御清兵。李自成侄李錦病死,余眾由其義子李來亨統領。

 

順治七年十一月,清定南王孔有德破南明桂林,南明宰相瞿式耜被殺,永歷帝走南寧。清兵破舟山,明魯王走廈門依鄭成功。

 

順治十六年,清平西王吳三桂攻破成都,李定國護永歷帝入緬甸。順治十八年(1661)十二月,吳三桂獲永歷帝,并于次年四月殺之于昆明,鄭成功收復臺灣。康熙元年(1662)六月,南明將領李定國,聞永歷帝被殺,悲憤而死。李定國蓋為李、張兩支農民軍中真正有忠義心之人,其行與死尚為有益,余則幾不能論。康熙二年時,李自成部下劉體純、郝搖旗等仍在夔東一帶抗清,至十二月而皆敗死,李來亨則于次年八月戰死。有以劉體純、郝搖旗等為不屈死之說,實則此輩原本不知不屈為何物,至此當或降或散以保命,雖不足論,亦不足責。而依然如故,實已成擾亂國家秩序,徒使從者無益送命,且又禍及生民,授滿清以殺人口實而已。

 

竊謂南宋之亡與明亡不同,宋行仁政于民,而知識分子頗受看待,崇尚孔孟以承繼傳統,維護漢民族文化之尊嚴,此其義之正也。其亡則外強所致,非由內自潰也。明則不同,明皇既視知識分子如草芥,而萬歷、魏忠賢等害賢無度,天下精英死于非命者不計其數,如此殘酷,宋人所不敢想。明于此前既信閹宦劉瑾等,殘殺忠良自已不必多論。僅此者,則其不能代表中國文化之正已然明昭,不必分說而有識者自能知。明政之暴,導致士人心傷氣沮,教化不行,加以橫暴征斂,遂使農民暴動遍于天下。此其罪不容赦,更何正統之自認?崇禎雖有振興之意,然其習祖宗以來多疑忌、少惻隱之惡習,且事已然無可為矣,以身殉社稷,不過對血統之來,作一交待而已。孔子之嗣在濂、洛、關、閩,不是衍圣公。彼崇禎者,朱元璋之血胤而已,斷然不可成為中國文化之象征,亦無以真正代表中華民族,最多只是漢族人所建立的一個非法政權的執政者而已。

 

至明亡而后,則宗室紛紛在各路官員擁立下稱帝,又互相廝殺,以使清兵得隙而各個誅除,徒遺天下后世笑耳。至如李自成、張獻忠輩,皆剽掠、騷擾成性,而究其所欲,則皆燒殺以外,不知尚有何事可作。其無知、無識,而既不堪命,僥幸一逞而已。敗亡則焚燒,不知其所燒者既為祖先遺產,又不知既燒之后,清人還可復建,復建則愈傷民力、國家財力,只不過快私憤、呈殘暴而已。彼等唯思自存,而心中無片時少刻存裝天下生民與歷史文化,所謂“均田免糧”,掩人耳目以哄騙參軍而已。其徒眾后竟又與南明聯合,以“抗清為名”以圖久存者有之,其尤者如孫可望,尚有欺永歷以自稱帝之心,真無知、無恥之極矣!惟李定國例外,余則既不知義,何以“義軍”稱之?

 

對比而言,文天祥之死,為以身殉道,得其所矣。劉宗周則守一身之節,除此之外,其死別無意義。蕺山弟子黃梨洲通達此理,故其存生以究古今帝王之害,昭示天下后人,使知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

 

船山先生于中年以前,蓋因亡國之痛,思有以作為,遂入南明任職,且嘗有暗圖恢復之想法與行動。至中年以后,船山痛定思之,則有“天下非一姓之私”,而亦非一姓所能私之突破,遂使思想大進,總歸傳統,以道殉身,遽至高山仰止之境,遂不再以恢復明朝為職志。

 

康熙十年,方以智(1611——1671)卒。方以智是安徽桐城人,與船山有交,嘗私下聯系船山,欲為復明之計,船山知不可為,暗示以人各有志。方以智因曾與西方傳教士有較廣泛接觸,故其近代自然科學知識較豐富,蓋對船山于此方面有所影響。

 

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吳三桂舉兵叛亂,不久,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加入。三藩之亂既起,江南又無寧日可度。一時間湖南沅州、常德、澧州、長沙皆為吳三桂所據,不久又攻陷岳陽。湖南震動,而船山先生出避于外。船山先生此間往復于湘鄉、長沙、衡陽等地,以躲避吳逆,而人有疑其暗自聯系友朋欲舉事乘機復明者。康熙十七年三月,吳三桂僭號于衡州,其黨有知船山名者,囑船山為作《勸進表》,船山拒絕之。八月,吳三桂死,罪大惡極之一生結束,清圣祖玄燁八歲繼位,是即康熙。16歲開始親政,親政之次年,以計擒權臣鰲拜。以古今少見之神武,乘吳逆之卒,大起諸路兵,迅速滅其殘黨,于二十年底平定三藩之亂,并于二十二年七月,使鄭成功孫鄭克塽納表請降,八月,收復臺灣。這一年,是公元1683年,船山先生六十五歲。

 

此后數年,船山先生略得安寧。康熙二十八年,康熙帝于已數敗俄賊之基礎上,與之簽訂《中俄尼布楚條約》,正國界以格爾必齊河以南,包括外興安嶺以東至于海。是歲,船山先生七十一。康熙三十年,清衡陽郡守以官方身份送帛、米與船山,船山辭其帛而受其米,次年正月初二日,船山先生卒于家。

 

 

 

船山墓,位于衡陽縣曲蘭鄉大羅山中。(資料圖)

 

 

責任編輯:近復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