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石林】孔子就算是現代人所說的野合所生,又有啥關系?誰的祖先不是從樹上走下來的?

欄目:散思隨札
發布時間:2019-09-29 19:12:21
標簽:野合而生
許石林

作者簡介:許石林,男,陜西蒲城人,中山大學畢業,現居深圳。國家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深圳市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深圳市雜文學會會長、深圳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中國傳媒大學客座教授,曾獲首屆中國魯迅雜文獎、廣東省魯迅文藝獎、廣東省有為文學獎。主要作品:《損品新三國》《尚食志》《文字是藥做的》《飲食的隱情》《桃花扇底看前朝》《幸福的福,幸福的幸》《清風明月舊襟懷》《故鄉是帶刺的花》《每個人的故鄉都是宇宙中心》等。主編叢書《近代學術名家散佚學術著作叢刊·民族風俗卷》《晚清民國戲曲文獻整理與研究·藝術家文獻》《深圳雜文叢書·第一輯》。

原標題:《司馬遷為何說孔子是“野合而生”?》

作者:許石林

來源:作者授權 儒家網 發布

          原載于 “許石林”微信公眾號

時間:孔子二五七零年歲次己亥八月三十日戊辰

          耶穌2019年9月28日

 


作者按】在某群看到李承鵬的一個朋友圈截圖,不禁讓我再一次內心重溫曾經對幾個朋友私下說的話:不管一個人日常言語行為多么貌似接近正義或者有益于大眾和社會,你一定要警惕并謹慎看守自己的心情,別輕易向他們獻上自己的點贊。要記住,如果他們沒有真正的學習傳統文化,沒有對古圣先賢抱有發自內心的認同、感激和敬仰,他們一定隨時都能爆出跟他們自己表面上所反對的對象一模一樣的觀點。他們不是壞人,也不乏樸素的正義感,只是沒有被中華傳統文化所化的妄人而已。

 

李承鵬今天用臟話怒罵孔子的生日。

 

我對此只能是呵呵了。

 

朱子說:圣賢從來不曾被殺死。

 

先轉發一組圖——

 

《孔老二罪惡的一生》,連環畫,1974年出版,巴金/文,賀友直/繪畫。

 

注意:圖3大亮:賀先生名字出處……

 

 



 

有人跟我說,別發巴金、賀友直這一組圖了,原諒他們在特殊的年代如何如何。

 

答曰:永遠不可原諒。只是算了。

 

看到類似李承鵬這樣的朋友圈文字,就知道發這一組圖的必要。

 

以后,每年在孔子生日這天,發一遍。

 

又想起2010年9月28日寫的一篇舊文,如下——

 

《司馬遷為何說孔子是“野合而生”?》

 

今天是孔子誕辰2561周年(2010年),是全世界信仰孔子思想的人尊奉的“圣誕日”。曲阜照例舉行祭孔大典。去年的祭孔,居然將大逆不道的爛片《孔子》的導演胡玫請去了,這是很不靠譜的,是對孔圣人的褻瀆。

 

孔子的思想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和接受。當然,反對孔子的人也很多,有的是誤解,有的是曲解,有的是故意不理解,有的是自己走得太偏了,所謂安身立命的本事就是反孔子,現在再掉頭接受孔子思想已然來不及了,索性反到底。中國本土更多的是那些西方八手思想在中國變異所下的渾蛋,這些變異的蛋簡稱變蛋,“變蛋們”仍然不遺余力地、極其輕薄膚淺地攻擊孔子。

 

司馬遷一句“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史記·孔子世家》),讓那些不相信中國歷史、恨不得重寫中國歷史的“變蛋們”歡騰雀躍,以此詆毀羞辱孔子的身世。這些生于溫暖產房、長于溫柔之鄉,卻長了顆雞賊腦袋的變蛋們,望古文而生今義,以為太史公所謂“野合”,就是他們現在的胡搞。

 

這個話題,對于稍微正常的人來說,都是個不必掰扯的事兒,這是個常識以下的事兒。但是,對于許多初次接觸儒家知識的年輕人來說,解釋一下,似乎是必要的——

 

其實,前人早就說過,司馬遷所說的“野合”是有來歷的——“今此云‘野合’者,蓋謂梁紇老而徵在少,非當壯室初笄之禮,故云野合,謂不合禮儀。故論語云‘野哉由也’,又‘先進於禮樂,野人也’,皆言野者是不合禮耳。”又說:“男八月生齒,八歲毀齒,二八十六陽道通,八八六十四陽道絕。女七月生齒,七歲毀齒,二七十四陰道通,七七四十九陰道絕。婚姻過此者,皆為野合。故家語云“梁紇娶魯施氏女,生九女,乃求婚於顏氏,顏氏有三女,小女徵在”。據此,婚過六十四矣。”

 

就是說孔子的父親年齡“過六十四矣”,而與孔子年輕的母親結合,是一對“非常男女”的結合,這種結合就是不合乎常規的“野合”,就像82歲的楊振寧娶28歲的翁帆一樣,在古人看來就是“野合”。

 

變態的您對以上解釋,還是不信,您可能懷疑以上解釋是儒家子弟美化孔子的牽強之語,是先有了結論再為結論尋求證據的。行了,不跟你說這個。

 

去年今日,我陪同王鵬先生一行應邀參加孔子誕辰2560年的紀念活動,次日去拜謁孔子出生地尼山。在去尼山的路上,看著山巒起伏的景象,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孔子的父親母親如果真是像現代人所理解的野合的話,那就太猛了——孔子生日,換算成陽歷,為9月28日,即今天所紀念的孔子圣誕日。我們算算:女子十月懷胎,實際上一般不足十月,就按9個月算,孔子母親的受孕時間應當為陽歷1月。請山東的朋友說說:這個時候的山東農村是什么天氣?這個時候山東的山區是什么氣溫?再想想2560年前的山東農村是什么保暖條件?去年11月我又應邀去曲阜參加一個研討會,當時已經是零下6、7度了。即便是過兩個月,到來年元月,我看氣溫就是升也將山區的氣溫升不到零度以上。那么,在這樣的氣溫里,不要說請孔子那年過“六十四”的父親到野外去野合,就是請現代那些啥族穿著羽絨服、皮大衣到山區、到公園去體驗一下你們所理解的“野合”你們干不干,你們干得了嗎?

 

有關司馬遷所說“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我沒有認真細致考證過這個事兒,其實也用不著。按照情理和常識這么大概一推算,就知道司馬遷所說的“野合”跟現代人所說的不是一回事兒。現代人所說的“野合”是電影《紅高粱》中的那種,也是這部電影將這個詞兒普及開來的。

 

其實,退到無處可退地說,就算是現代人所說的野合所生,又有啥關系?誰的祖先不是從樹上走下來的?誰的祖先是穿好衣服化好妝生出來的?誰不是野人的后代?

 

2010年9月28日

 

 

責任編輯:近復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