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發現傳統——中國政治哲學史的新開展”在中國人民大學召開

欄目:會議講座
發布時間:2019-09-06 17:58:39
標簽:中國政治哲學史、發現傳統

原標題:“重新發現傳統——中國政治哲學史的新開展”

來源:“孔子在線”微信公眾號

時間:孔子二五七零年歲次己亥八月初八丙午

          耶穌2019年9月6日

 

2019年8月23-25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中國人民大學孔子研究院主辦的題為“重新發現傳統——中國政治哲學史的新開展”學術研討會,在中國人民大學校內順利召開。

 

 

 

政治哲學作為當前哲學領域的前沿問題和熱點問題,是哲學學科新的生長點。政治哲學研究的開展契合了中國改革開放、建設和諧社會的理論需要。當代中國政治哲學的新建構,迫切需要吸取中國傳統政治哲學的思想資源,從而使得政治哲學的研究逐漸首先本土化和中國化。

 

“中國政治哲學的研究離不開中國政治哲學史,中國政治哲學史的研究對促進整個中國哲學史領域的研究以及回應當下諸多社會問題具有積極意義”,這是此次研討會上與會學者形成的共識。

 

 

 

本次會議由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副教授劉增光主持,與會學者共三十余人,分別是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彭永捷、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陳錫敏、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教授陳赟、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丁四新、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教授洪軍、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康曉光、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教授李甦平、中國政法大學國際儒學院教授劉丹忱、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教授陸玉林、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姚中秋、上海社科院哲學所教授張志宏、孔子研究院(曲阜)曹景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曹婉豐、北京大學哲學系崔曉姣、北京大學哲學系陳佩輝、昆明理工大學董琳利、清華大學哲學系蓋立濤、暨南大學歷史系劉璞寧、西北大學中國思想文化研究所李友廣、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龐景超、中山大學哲學系(珠海)秦際明、河南理工大學秦曉慧、上海戲劇學院社科部肖永奎、《探索與爭鳴》編輯部阮凱、《探索與爭鳴》編輯部張蕾、中國石油大學(華東)張瑞濤、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朱小略、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董凱凱、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何曉、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倪超、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博士劉林靜、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碩士劉昱孜等,對于中國政治哲學史的重新發現,與會學者發表了各自的見解。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彭永捷認為當前中國政治哲學的研究要沿襲中國政治哲學史,中國政治哲學的研究離不開中國政治哲學史,而我們的政治哲學的研究領域的特點在于我們是當前中國政治哲學研究中的中國哲學史學派。中國政治哲學史與其他國家的政治哲學史最大的一個不同之處——中國政治哲學史是一部文明史。這部文明史根源于中國是世界文明古國中唯一一個沒有中斷文明歷史的國家。因此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與民族崛起不同,崛起指的是早期比較野蠻的國家迅速文明化,是一個突變,而中國這次所謂“崛起”,稱作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文明的復興。所以中國政治哲學史是一部文明史,而當前中國政治哲學史研究的意義,就是推動中國與世界的再文明化。彭永捷教授還提出了關于中國政治哲學史研究的三個問題。第一,史料問題。中國政治哲學因其研究具有的強烈的現實關懷和指向性,就嚴格的納入思想史的鏈條來說,偽書雖有所不足,但就我們今人吸取思想家的思想而言,偽書同樣是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因此偽書也可以納入政治哲學史的研究,這樣一來政治哲學史的史料范圍就大大擴大了;第二,研究范圍問題。中國政治哲學史不僅可以依據重要人物來展開,還可以將重要文獻、重大事件都納入了政治哲學史的研究范圍;第三,分期問題。除了按照馬克思主義的階段論,或者按照過去講的中國哲學史或者中國學術史的分析,中國政治哲學史的分析還應該與中國政治發展的階段相適應。彭永捷教授最后提到,本次會議主題之所以叫“中國政治哲學史的新開展——重新發現傳統”,很重要的一個研究取向就是要把中國政治哲學史當成一部文明史,從中尋找當代人們思考政治問題的一些有益的探索成果。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教授李甦平提出政治哲學被稱為第一哲學,非常重要,李甦平教授十分認同彭永捷教授對政治哲學的思考,并認為一部東亞儒學史其實就是一部東亞政治哲學史,其中韓國和日本歷史上都有將儒家哲學運用到政治運動和國家治理的成功史實,由此可見政治哲學和社會的緊密關系。因此李教授表示,她希望這部《政治哲學通史》的出版能夠對中國社會產生一定的作用,與社會的發展呈現出一種緊密的關聯,并且在中國哲學史上占有一席重要的學術地位。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姚中秋首先對中國政治哲學通史的完成給予了很高的期待,姚教授同時提出,過去這些年的儒學研究中心性哲學是主流,但儒學從根本上來說應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路,換成今天的話語來說,我們主要應該研究社會哲學、倫理哲學以及政治哲學,其中政治哲學應該是最重要的。姚教授還表達了對中國政治哲學研究的進一步期許,完成了這個通史之后,應該爭取把這個“史”去掉,回到中國政治哲學上來,我們所要學以致用的是哲學而非哲學史,要用哲學來致用而不是用哲學史來致用。我們今天生活在一個百年未遇之大變局中,要有理論構建,要往思想創發的方向走。歷史固然非常重要,因此我們要先述先賢之學,但要在這個基礎上往前走,圣人之道要行于今天還是要回應今天的問題,把儒家關于社會治理的想法發展成今天的政治學的理論。姚教授在本次會議中提交的研究成果題目為《<皋陶謨>作為中國政治思想之開端》。

 

 

 

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丁四新說政治哲學是中國哲學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中國哲學最后的出口是指向政治的。中國政治哲學包括了中國政治哲學內在的特點。一個是儒家重“德”、“德政”,包括儒家的教育,儒家把教育看作政治的一種延長和轉化;一個是在天命論下思考一個王朝或者一個政權的合法性問題,包括含涉的革命的觀念、改朝換代的觀念,都涉及到政權的合法性的論證;另外一個是治理哲學,治理哲學主要是指向儒家是以道本性命作為治理哲學的寄所,將治理放在“仁”、“忠”上面思考,放在官僚系統里思考。儒家也把政治和倫理關聯起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都是儒家內在的貫通理路。除了儒家之外,道家、法家也有相應的思考,但是道家和法家和儒家的不同在于,道家、法家包括陰陽家一般都是治理哲學,不思考一個王朝的合法性和天命性的問題,僅在如何治理上考量,這是區別,但同時也顯現出一種傳統。我們政治哲學的這樣一種傳統,聯想到今天如何治理國家,今天的我們處在千年的變局里,處在一種文明的轉化里,自身都有張力,我們自身的文明傳統和西方的文明傳統之間的張力,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的。丁教授在本次會議中提交的研究成果題目為《德政與德教——論郭店楚簡<尊德義>的政治哲學及其相關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康曉光肯定了會議的著眼點,康教授認為當下確實是思考政治哲學的恰當的時刻,中國到底要向何處去,今天是什么樣的一個狀況,怎么來的,怎么樣走向未來,未來我們心目中理想的狀態是什么,而且在今天思考這些問題,就是要用政治哲學的方式去思考可行性,要從經驗主義和實證主義的角度去思考可不可能,考量人物的事情、歷史的事情,可以做些扎實實在的思考和研究,去思考和曲折的回應現實的問題是一個比較好的切入點。從史的角度和哲學的角度思考這些問題的話,一定是為了回應當前的眼下的一些問題。

 

 

 

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教授陳赟提出自95年以后,政治哲學就得到很多學科的關注,這種關注到今天并沒有告別,言外之意就是說它的使命還沒有完成。雖然我們是對一個歷史的研究,但是時代的一個自我的理解仍然是我們工作的問題,這不僅是中國的問題,實際上這是整個政治哲學都面臨的問題。在中國的環境下,很多人轉向了古典學。而古典學的一種回轉本身也是要重新給出現代政治化的變現,在什么情況下才出現這樣一種現代,而現代這樣一種東西面臨的問題是什么,跳出現代看現代,所以才出現古典學的一種轉向。在中國發生的古典學的轉向,它包含兩部分,一個是西學的,一個是中國的,西學的古典學轉向可能主要是針對現代性危機的一種自我理解。中國的古典學轉向,會不會提供一種新的可能,新的路徑。在現在的整個的學術體系當中,特別是中國的這套體系,中國哲學有不斷的反思,有按照西方的這個模式思考,有按漢學的模式做也有按經學的模式做,也有按宋明理學或者儒家新儒學的方式做,有一個多元的一個態勢,這種多元的態勢,陳教授認為是一個好的現象,它可能會有一個新的可能性:容納。陳教授提出如果我們回到中國古典的政治哲學的思路,就要涉及到我們怎么來看待它。我們對它的理解能不能從我們對我們時代的理解,對西方文明的理解的對照當中脫離。可以以一種以問題意識為導向的處理方式,嘗試提出一些新的問題。最后陳教授對彭永捷教授所講的以國家為導向的政治哲學和以文明論為導向的政治思想兩者的區別以及對中國的崛起的文明再造的希冀表達了高度的贊同與期待。陳教授在本次會議中提交的研究成果題目為《“圣人無名”與自由秩序——兼論<莊子·逍遙游>中的堯與許由的象征意義》。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儒學院教授劉丹忱提到,用中國的學術話語體系來書寫中國政治哲學史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中國人的思維包括整個古代思維的歷史理性的成分非常大,也就是說中國并沒有西方的邏輯理性去思考政治哲學或者其他的一些學問,因此從史學的角度,從政治哲學史的角度切入到政治哲學這個問題符合中國的思維傳統,我們要以史為鑒。劉教授在本次會議中提交的研究成果題目為《軸心時代背景下孔子與柏拉圖治國思想之比較研究》。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教授陸玉林提出,參加這次會議的很多專家學者在中國傳統哲學、傳統文化研究方面都非常有影響,尤其在政治哲學方面,不管是將政治哲學作為解決現世問題的一種進路,將政治哲學作為一種方法,還是將政治哲學作為一種新的時代的開端,與會學者存在著各種各樣不同的一些想法。這些想法都建立在一個最基本的事實上,就是對中國自身的政治哲學的歷史邊界各個方面有清晰的認識和了解。我們由此而對政治哲學本身有著清晰的界定和了解,一個路徑是從政治的事實到政治的思想再到政治的哲學,另外一個路徑是從政治的哲學到政治的思想到政治的事件,陸教授說,期待我們先完成第一步,然后能夠走向第二步。

 

 

 

(會議論文集目錄)

 

 

責任編輯:近復

 


微信公眾號

儒家網

青春儒學

民間儒行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