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魯京】見證文明交流的韓國儒家書院

欄目:海外儒學
發布時間:2019-08-04 11:58:14
標簽:韓國儒家書院

見證文明交流的韓國儒家書院

作者:喬魯京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時間:孔子二五七零年歲次己亥六月廿七日丁卯

          耶穌2019年7月29日

 

 

 

圖一

 

 

 

圖二

 

這些年來,圍繞著端午節、中醫韓醫、印刷術、儒家經典雕版這些申遺意愿,產生了諸多公眾熱點話題。這其中以訛傳訛者不少,類似把世界遺產、非物質遺產、記憶工程相互混淆的常識性錯誤也屢見不鮮。此時,與其刻意糾結“搶注”,不如同時靜下心來,搭建起“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的多維坐標系,提升包容與互鑒的鑒賞水平。

 

三赴韓國尋訪5座書院

 

2011年,韓國政府從現存的637座書院當中,選擇了9座有代表性的書院打包申遺。記得當時我看韓國相關申遺文件英文版,對“Seowon”百思不得其解,仔細閱讀才恍然大悟,這個詞,不正是韓語音譯漢語“書院”,再轉寫成的英文嗎?

 

經過9年努力,韓國申報的儒家書院項目終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韓國的這些儒家書院現在到底是什么模樣?有什么獨一無二的價值?這些年來,我曾三赴韓國,行走于昔日李氏朝鮮王朝八道中的慶尚道,尋訪了5座書院。

 

5座書院中,我一訪再訪仍念念不忘的,是位于安東市境內世界遺產河回村附近的屏山書院。如今來到河回村的游客,若是尚有余興,大可乘車循一條鄉間公路前往屏山書院逗留片刻,卻不知河回村內還有一條土路,穿過村頭稻田蜿蜒入山。步行其中如從山陰道上行,俯瞰洛東江,它緩緩流淌,你行行停停,仿佛順水行舟,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接應不暇。約莫一小時后,方才抵至這座建于1613年的書院前。屏山書院因對岸山嶺如畫屏而得名,與其他書院規制大體相近,但特別的環境顯得此地格外疏朗開闊。日暮時分,登上晚對樓,放眼望去,江水微漾泛起金波,對岸崖壁光影流離,一派風光頗得杜詩“翠屏宜晚對,白谷會深游”的意境。

 

隱于山中云深處

 

這5座書院中,年代最久的當屬榮州的紹修書院,由大儒李滉(1501—1570)于1543年創設,初名“白云洞書院”,坐落在韓國小白山國立公園入口外。也許是利用佛寺舊址改建的緣故,紹修書院的格局和其他書院迥異,講學空間和祭祀空間沒有明確的呼應關系,齋舍和講堂的設置也略顯散亂。不過因為這里最早兼具講學和祭祀兩大功能,所以被韓國學者公認為是朝鮮半島的第一座書院。

 

離開紹修書院后,我追尋著“海東朱子”李滉的足跡,從榮州至安東,前往李滉歸隱鄉里后,創建于1561年的陶山書院。就規模言,此處堪稱我走訪的幾座韓國書院中的最大者;以形勢論,這所書院背依青翠蔥蘢的陶山,前臨浩浩蕩蕩的洛東江,蒼山碧水,江天一色,氣韻宏大。時隔數年,我還記得那日參觀時,大雨滂沱,煙波曠渺,置身其間,忍不住感慨陶山書院真不愧為李朝儒家第一圣地。

 

至于玉山書院和道東書院,則頗似兩株深谷幽蘭。一座位于千年古都慶州遠郊,一座隱于大邱市最偏僻的達城郡。慶州的玉山書院一反傳統建筑坐南朝北的慣例,采取了坐東朝西的格局,建筑體量小巧,布局顯得十分緊湊。達城郡的道東書院則面朝洛東江,門前有參天銀杏相伴,入口處的樓閣取名水月樓,讓人不禁遐想若是“三五明月滿”之夜來訪,便可一覽“月涌大江流”的風景。

 

不妨“美人之美”

 

中國最著名的兩座書院——白鹿洞書院、嵩陽書院已分別于1996年、2010年作為廬山和登封“天地之中”歷史建筑群的組成部分列入世界遺產。至于韓國的儒家書院,制度效仿中國早期書院,甚至其肇始之作白云洞書院在名稱上都模仿朱熹重建的廬山白鹿洞書院。需要注意的是,韓國遺產項目的英文名稱是“Seowon,Korean Neo-Confucian Academies”,如果不假思索將Neo-Confucian譯為“新儒學”或“新儒家”,那么就忽視了中文語境中“新儒家”含義的復雜性,所以還是遵循漢語傳統稱之為“韓國儒家書院”為好。

 

李氏朝鮮王朝崇儒不假,但正如學者葛兆光所言,不能簡單地把東亞幾國的傳統混同起來。具體到韓國儒家書院,在建筑布局上參考的是去年列入世界遺產的“韓國山地寺院”的配置形式。而在同樣的社會背景與用地條件下,這些書院又形成了與山地寺院截然不同的建筑模式。因此對于18世紀以后朝鮮王朝所謂“真景山水”景觀理念的形成,有著直接的助推作用。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韓國書院祭祀禮儀繼續保持的莊重感,是其東亞書院文化遺產中保留較為完好的部分。這也是我們現在應該學習的地方。據說每年僅去紹修書院參加3天傳統禮儀生活學習的青少年就有1.5萬人之多。我還記得自己6年前曾在一個非周末時間來到遠離小城安東的陶山書院。那時雨傾如注,卻有一群雖穿著雨衣但從頭到腳都濕漉漉的小學生前來參觀。在身著儒服的工作人員引導下,孩子們嘰嘰喳喳地涌上典教堂,片刻后開始聽講誦讀,寧靜中又一個個神情肅穆端莊,風聲雨聲讀書聲的那一刻頗有古風(見圖二)。

 

 

責任編輯:近復

 

微信公眾號

儒家網

青春儒學

民間儒行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