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軍】2019高考作文題解讀:文明與復興

欄目:儒家看法
發布時間:2019-06-09 15:40:04
標簽:科舉、高考、高考作文題
陳彥軍

作者簡介:陳彥軍,筆名東民,男,西歷一九七二年生,湖北棗陽人。中國社會科學院宗教所儒教方向研究生畢業,現為三亞學院南海書院研究員、學術服務中心副主任,研究方向為儒學儒教與大學教育,在《原道》、《儒學與古典學評論》、《國家治理》等刊物發表學術論文十多篇,出版《從祠廟到孔教》(知識產權出版社2016年版)。

原標題:高考作文題中的文明與復興

作者:陳彥軍

來源:儒家網獨家特約

時間:孔子二五七零年歲次己亥五月初七日丁丑

          耶穌2019年6月9日

 


每年六月七日午時前后到網上刷高考語文作文題,儼然已經成了一種新民俗,人們總喜歡從題目中去發現時代的新趨向。

 

今年高考首日適逢傳統節日端午節,看著中央臺直播的賽龍舟,吃著自家包的肉粽子,就瞅著手機里各種媒體已爭先恐后推送全國及各地高考作文題了。

 

一個強烈的印象就是,這些作文題幾乎都體現出文明與復興的主題。

 

高考的全稱是“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追溯高考制度的淵源,還要接上綿延千年的科舉考試制度。

 

科舉行世而學校廢弛,宋以來就是儒者之痛,但科舉確實是大一統中國保持階層上下流動、形成正向文化選擇的優良制度。

 

晚清遭遇萬國競爭變局,末期難祛虛文的科舉制度終于在1905年廢除,學校制度迎來前所未有的振興,但如何克服現代學制和分專業學習與中華文明文化傳統傳承的緊張關系,一直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大問題。

 


高考制度形成于1952年,但其重要性直到1977年恢復高考才逐步顯現。

 

在當代中國,幾乎再沒有一項制度能像高考制度一樣,把個人、家庭和國家的命運,把政治、經濟和文化的關系,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高考制度早已超出了現代教育制度的狹義內涵,而上升到曾由科舉制度和家族制度承擔的保持“中華民族競存力”(潘光旦)的重要制度之列。

 

高考的首科是語文,語文的肯綮是作文,文以載道的傳統歷久彌彰,高考作文題日益成為考察中國文明發展指向的重要風向標。

 

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勞農開國并立國,歷代國家領導人即便文化深厚亦需用大白話表達深奧的政治道理,但時至今日,我們已看到,新一屆領導人越來越多地在講話中使用傳統經典文句。

 


今年全國一卷的作文題,設定面向“復興中學”同學作篇以“熱愛勞動,從我做起”的演講稿。

 

勞動是共和國曾經極端推崇而如今儼然已成虛文的政治話語,確實亟需在青年一代的文化意識中加以復興。

 

馬列經典中關于勞動的話語俯拾皆是,但出題人卻有意在引題材料中,上引用《詩經》《左傳》中文句,以示勞動話語素所遮蔽的悠久文明內涵,中述年青學子的生活現實,以諷勞動立國精神在世俗功利前的淪喪,下接撲面而來的人工智能時代遠景,以啟勞動對于個人生活究竟意味著什么的遠思,就是要讓青年一代在熱愛勞動的強立不反的教化中,返本開新,知類通達,自覺涵泳于中華文明日新又日新的生生之境,承擔起對國家對民族的文明復興重任。

 

全國二卷的作文題直接讓青年學子設身處地于中華民族近代以來從苦難走向復興的幾個標志性年份,容強烈的歷史感、現實感和未來感為一體,自覺將自身放到家國天下的適當位置,匯入中華文明生生不息的歷史長河。

 

中華民族以歷史作宗教,歷史當事人的鑒往以知來的擔當作為直接構成了中華文明的韌性。

 

北京卷以“文明的韌性”做題,讓青年學子到歷史的細節中去體會中華文化的博厚柔順與雄健強矯,體會作為中國人的平易坦蕩與臨事不懼。

 

中國人骨子里待人待事透著親切。

 

就如眼下的中美博弈,你虐我千遍,我依然待之以真誠,美國人的貿易霸凌和出爾反爾,何嘗動搖中國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明抱負?

 

回到全國三卷的看圖作文,圖中最后一課上老師對伏案苦讀的學子一句“你們再看看書,我再看看你們”,無疑會觸動很多人的內心。

 

師道不僅意味著尊嚴,更表現為親切。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知識為階,興趣為梯,孔顏之樂方是師生共修的中華文明之至境。

 

江蘇卷啟發青年學子體會物性百態,怕是唯有涵養中華文明之樂觀心性的人,才能做出一篇載道文章。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周年,傳統精神與現代文教的緊張關系,雖仍有待化解而彰顯中華文明真正著地復興,但我們分明看到了上上下下的切實努力。

 

我們對于共和國自我期許的更化改制仍舊滿懷期待,但我們更著眼于心系家國天下的儒士共同體的重生。

 

高考制度承繼科舉制度而來,歷史之立意深遠,亟需自覺之規劃建設。

 

今日高考作文題中的文明與復興,仍待有心人著力解說,我們更有待于明年,中國之士勉哉!

 

責任編輯:近復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