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八屆)全國私塾聯誼會年會述錄

欄目:民間儒行
發布時間:2018-12-19 15:24:36
標簽:全國私塾聯誼會

2018年(第八屆)全國私塾聯誼會年會述錄

作者:張明輝 ?

來源:“廣東私塾聯誼會 ?微信公眾號

時間:孔子二五六九年歲次戊戌十一月十一日癸未

? ? ? ? ?耶穌2018年12月17日

?

?


大雪時節,戊戌仲冬,羅浮山翠,惜如學宮。

?

是日冬月初一,塾界山長老師匯于國學院,領寒風初尚,灑夜路風塵,宿青山秀水,會四方友朋。

?


翌日晨讀誦《孝經》,誠意正心以敬候先生之姿、謹聆先生之教、達己琢磨之明。唐會長元平先生攜眾先行四揖拜先師,再誦橫渠四句,后緬曾氏諱仕強、楊氏諱汝清二賢,又略述曾、楊二先生之德行,亦重申本會包容之意、立場之明、服務之決心及學習之力,萬物皆有緣,義不避責,一言以蔽之曰文化之心也。李董志峰先生標顯三言:謝天謝地、不忘祖先、敬畏圣賢,亦明“三國”特色(國家標準、國學根基、國際視野)、育人體系(圣賢、山水、教師)、學習組織(班、趣、族),開仁誠之門,助游學之行。繼而鄱陽湖知行學園吟《孝經·開宗明義章第一》、《詩經·小雅·鹿鳴》,麗聲雅音。

?


一、繼承學統

?

○ 鍾博士武強先生

?

鐘博士先憶與曾先生之交,盛贊其以身履學,曾志于自幼稚園之研究所一貫,后述己歷之學之思并私塾先生之昔。娓娓抒緩,情動于中,絡繹于外。要略如下:

?

一、兒時住廟,亦為塾師聚會之所,高中原為書院,易如往昔之感。

?

二、作聯、詩詞浸于其所,吟誦其間,美而本真。

?

三、老人養幼兒之心,幼兒養老人之命,生命流動之覺。

?

四、教育從肌膚之親開始,父母發心皆誠,子女應敬而無違。

?

五、塾之首課即禮也,以序天地,神道設教,牌位即精神符號。

?

六、精神求于古,技術盤于新,益之為佳。

?

七、孝行于低頭,期年必三磕頭于親:父壽、母壽、己辰。跪伏三事:一曰述一事及父母以示感謝,則正心起矣;一曰述一事為悖父母,一事一議;一曰表態,并請父母教誨。

?

八、先師彭氏諱以達先生之情真《又見私塾》,五峰故朱老執中先生以耄耋之年步至十里之遠祭岳母冥壽,誠哉君子之孝也。

?

九、經濟之依文化也,忠厚聚德。

?

十、兩間房教育,身教之,先生靜、學生動。

?

十一、文化旨在人適,高明如坐北朝南,東西定適,先文化后建筑,故陽在東在左。

?

十二、日課少、多則減,而成生求知之心,學之而時用之。

?

十三、修道之謂教,求其正,非求因而在求路。

?

十四、文武并重,武師亦求有德,教從幼稚園始。

?

十五、教或無常所,然師之責在引,導之以自學,塾即道場,孝為先。

?


○ 呂老君愾先生

?

冬月初三,眾之所望呂老君愾先生至,咸立侍,掌聲經久,呂老語復坐乃坐。呂老謙謙,不云高遠,但言己之塾路而已,實則大道縱橫,提綱挈領,如撥云霧。其述要略如下:

?

一、昔讀塾者皆七十后,存百人而已,今見此聚,覺后繼有人,極為暢懷。

?

二、三歲余蓋父之啟發,早茶繞途以觀塾之自由自在、寓教于樂而欲之,入塾,先生發一筆、墨、書、描紅本,四歲執筆,凡行皆有的,然不明言,學則用之終生。

?

三、塾班五十余人,以習之初、中、老三序分其列,讀書之聲極小,故不互擾。所教一對一,師多點差、優之至者,甚靜。午前讀書,午后游戲,若天晴好則郊游于野。

?

四、塾之教靈動,自主就學,強之無益也。

?

五、首練書,描紅、小楷,必工必準。一音一字一義,由字而詞,多義則固。

?

六、《孝經》之首章為要,孝之始愛己,讀書選節,全背無益。曰事君,服于社會,順明君。曰事親,有度,掌原則。曰立身,最為重,無條件,修身立命,立心立德立品。

?

七、《弟子規》可學,總序即可,服之于國以達利之至。節書由師。

?

八、《三字經》未為重也,千年之史不可強加于孩提。

?

九、《千字文》不以文稱,當為《千字句》方符其實,可學,然師需節之。

?

十、繪本無益,然逐利使然,當環保也。

?

十一、張目世界,當辨之,典籍于今難以全承。

?

十二、古人八雅:琴、棋、書、畫、詩、酒、茶、花。稱為道者詩、書、畫,必學也。琴、棋為藝,余三者傳統耳。琴為古琴,有法度,極高雅也。棋為圍棋,鍛思有致、攻防有智,若握雄兵百萬,高手半子之爭而已。酒充于俗,茶則“引領春風入萬家”,插花、愛花皆可而與人相通,花語也。道藝可攻一而兼其他。另有九雅之煙,非煙草也,乃香,冉冉出檀,入馨蘭之室,文人雅趣也。

?

十三、漢字方塊,中國獨具,簡而豐,備情寓感,以身之五官送密碼,如目之五色、耳之五聲、舌之五味、膚之諸感,惟吟誦可破碼,以生共鳴,唐宋詞浸淫其中。古之人字識達萬,書荷其載。

?

十四、《聲律啟蒙》為第一書。何也?其一:識字多于《三百千弟》,由字而詞,生結構,富樂韻,律動存矣。其二:字分平仄,格律生矣。其三:融道之陰陽、釋之色空、儒之中庸于一,高深語者。其四:三十韻部分門別類,有韻律,而《詩韻》萬余字,過矣,尋常字則可,此即是也。其五:多典達千余,蘊史、人、言、性,其豐,童之好也。其六:后兩句尤重,當學理情節而成字。其七:詞匯極豐,字經古人之把玩,業出神入化矣。三月寫聯,六月成詩,其不待乎?

?

十五、中國詩詞文字無語法。成其感性,非理性,感、理風馬牛不相及也。眾皆可詩,然成詩人則非常人也。

?

十六、《幼學瓊林》可為課外之選,無須全讀,然典在、韻在,亦可提速于腦,學之重在開腦,勿趨岔路。

?

十七、《古文觀止》當學,藉《辭源》以攻《聊齋》,期年而已。

?

十八、《論語》為治人之書,師可摘章予生學。

?

十九、塾業之務為何?曰教如何讀書,母語吟誦。曰讀好書。曰令汝讀何書。先生自入塾,書、讀未曾須臾離也。行文多用文言。

?


二、薪火相傳

?

○ 福州南山學堂張堂主孝棟先生

?

重申三法:讀經、解經、行經。琴棋書畫之藝并行。

?

一、讀經四至六時皆為有效,縱英文經典亦如是,百遍可成,多至百五十遍。

?

二、解經自《論語》,始于二○○五年。延請程世本先生之女程綏先生為首席,其承家學,《詩》《左傳》、《易》皆通,旁征博引為能。

?

三、行經在知,兼思與辨。

?


○ 贛塾會王會長爍哲先生

?

分享有二。

?

一、《蒙學與古代教育體系》:萌芽/官設最高學府——夏/校、庠、序——東周/私學——秦/蒙始——漢/官私學——魏晉/郡國校制——隋唐/中央地方級治——宋/書院——元/多語小學——清/啟蒙立。

?

二、《立足當代,萃取精華》:傳承學統、習古之智,立足當下、實現轉化,務實發展、與時偕行,全面萃取、形成新文,堅定文化自信、弘揚傳統文化。結曰:教學之理念、內容、管理、方法,家長管理,古今融通,國學人格,國情課程,網絡國際,古、近代并西方教育思想,自學世界古今。

?


○ 儒一書院彭堂主文潔老師

?

題曰《教育是一種修行》。何為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言己之塾業歷萌芽、醞釀、激情、迷惑、探索、定型之期,教之所出人才也,蓋賴員工之幸福成企之長。以易斷人,因材施教,以成良之生態。縱幼兒心靈之涵養,與自然之諧,于自然之尚中合規矩之度。師者習以自修,格物為要。與時偕行。

?


其后三師分組而論,以邀問答,詳書于后,此先不表。

?

至晚,塾之生趨冠笈者八人共話體察。受邀八人者:崔揚(自在場)、徐文浩(春耕園)、談子瑞(春耕園)、郭美辰(春耕園)、于靜宜(春耕園)、金詠瀾(南山學堂)、余趙翔宇(南山學堂)、李澤儒(學哉傳統文化翼站)。詠瀾展篆“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并解其義,鋒正字潤,義透心寧;靜宜奏琴《易安吟》,凄婉轉合,流風雅音。

?


○ 諸生訪談要略如下:

?

一、學籍非不可缺,企聘重在能力。

?

二、經典潤身,能敬業樂群、能改己交流之弊而暢之、以心通之會于經。

?

三、國學之外,感藝與樂,無法言狀之妙,情懷于心,自學由己而達。

?

四、設若有子,必沿私塾之教而長。蓋心靈之深,惟傳統能賦人一生之基,惟國學具通達之境、培聽說讀寫之能、塑思辨之力與世界觀之解讀、邏輯思維之強。

?

五、游戲之娛可不涉,以它趣修之,或涉之亦有節,縱精彩之真在見己之心。

?

六、叛逆之期或有,然賴師之用心,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也,而期過而成方為其要。

?

七、國學之學因在吾皆中國人也,建言曰:學之時當重課堂之感、舒人之性、莫要長讀,不可負多任于諸生,當循其性而展,堂主毋固毋我,學堂間當互通有無,六歲之前勿寄宿、須令子女明父母之愛。

?


八、各言其志,或曰以德配位,或曰事之以忠、經之以恒,或曰仁者愛人,守心而已。

?

鐘博士評曰:誠實,教育始于感,此即優果。學以致用,皆在實處。互以節奏,默契配合。以服傳顯文化之色。其父母具眼力,藉三五年,諸生沖力,以義為利之善。

?



三、?問答要略

?

冬月初二,三組老師主場之問答要略如下。

?


○福州南山學堂張堂主孝棟老師組問答要略


一、何以化生為師?

?

余趙翔宇曰:賴母之定,撤學籍,篤余前行,無來者,前路漫方,后漸學而知其義,并棄出國之路。嘗試高考之卷,初分九十,后亦達百二十,滿為百五十,然立于文化,別于體制,史分不佳。歸吾行亦妙,教學相長也。

?

張師:翔宇所背之書甚多,亦讀良多,吾亦不知其時何出。亦欲出國大學以讀。同批在十三至十六歲即讓其多讀、入圖書館,第一二批學生亦省心,用時清規劃明。

?

二、何以策將行之路?

?

余趙翔宇曰:非定于南山,以兩年期,后欲觀世界而游之。

?

金詠瀾:《論語》曰君子不器。余以為養德為要,學經于南山五年余,先背后解,年十七赴同濟大學課,所獲于真以待己、責成于己、心寧而體圣賢書意,愿篤行之,跬步以向己任。

?

三、塾教以文為主乎?理工如之何?

?

張師:吾以經、史、子、集、詩、詞、歌、賦皆應學,入世亦可習理工。

?

余趙翔宇曰:習國學培人之全力,習理工由趣,天賦使然。

?

四、在塾則大學之業何就?

?

張師:高中多已歸體制之校,或讀國外,歸校常能學優,尤有競賽者,然此皆無他,重在手機之控當否,甚于習工科。

?

五、或師曰兩月結體制之科,何以成?

?

余趙翔宇曰:師列重綱,時首觸數理化,興濃則習之深入。

?

張師:授生小學數教以專題。

?

六、汝于國之德育認同否?

?

余趙翔宇曰:幼時了子,及長自思,吾師喜《春秋》而系國勢,亦能測向,言之曰史曾見,不足為奇。認同之感當在己于文化之辨,他論不較,惟觀國之態與措。

?

金詠瀾曰:塾多“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惟三觀之正方能審時度事。

?

七、何以管手機?

?

張師曰:吾以培生自零至十二依農耕而養,十二至十五依科技而養,此后沿今即可。或曰家國情懷,吾塾之生能自規時,演藝多能,常奉國令演于他邦之賓。

?

八、筑基經典之重,辦學之頸為何?

?

張師曰:常求教于人,或求于師,一俗一僧,其意再容己思。吾遇挫而愈勇,然難于妻處,后與陳師學佛,習《楞嚴經》,又習《論語》,多助,挫而轉機。

?

九、聞嘗度危解于家長,家長與師之系何以維?

?

張師曰:吾與妻排家長之學,如外訓,亦理家長冊,皆入微群,師與家長亦有單洽。

?

十、思辨之課置否?

?

余趙翔宇曰:不苛求,然于學中皆涉,如習《春秋》得孔子之善。

?

十一、貴塾間某時專于一課否?

?

張師曰:然,亦以余時習它,依齒排班,若尤強者,益多補,以防“饑”。皆量實而分,核則別之。

?

十二、未來何展?

?

張師曰:愿有學籍,教材全科,更為規范,愿本塾首肄之生能承此塾,亦欲辟塾海外。

?

十三、貴塾何以周末而成全日?

?

張師曰:親子共學,解經、讀史并要,需師。

?

十四、學史何法?

?

余趙翔宇曰:觀史,通《史記》、《東周列國志》諸書。

?

十五、教中以何為式?

?

張師曰:學前之童不予書而坐,師書經于板,以小星之法引童坐端而讀。

?

十六、何以引生發趣于國學?

?

張師曰:親子學為重,可觀國學大師之影,或訪他塾。

?

余趙翔宇曰:余無忤,然曾厭讀歷時,時誦《黃帝內經》躁,則止,續讀躁氣則無。

?

金詠瀾曰:余原多忤,自解經始而于經有感則生悅,及滋,漸致于同。?

?


○ 江西塾會王會長爍哲老師組問答要略

?

一、堂主宜自修,科班專文實亦尊儒。修己,誠心,用經典,招生亦如是,諸事可成。

?

二、吾塾師之最小者笈冠而立,國學、藝、舞、英、幼兒體育、修身諸課皆能,而使生多才藝,此亦可為立身之技。迫在學以致用,塾師雙休日亦有其一與吾同學,有務且按時結。多營氛圍,使生琢磨不定。

?

三、攜生拜孔不宜躁,師領經讀亦不可躁。須重自學,世之能人皆賴此。

?

四、以吾之驗,夏令營日二十、四十可不取,半月至佳,需和于市。國學之中何以速益?禮也。營之果如何?諸生父母見其子生禮焉。

?

五、何謂身教?吾嘗種菜故知儉,墜地之粟拾而啖,諸生見而亦學之。體育、繪畫、音樂不可獲缺,兩歲可涂鴉,然不可隨意,因材施教加以引導,亦無須全程與刻意,要崇天性。父不單為父,亦師也。

?

六、家教須有定則,謂罰手心之術予以否之,如約,即到于國人而言可延至半時,然國外之人可確至秒,實人情不通之故。故國人之罰為終末矣。

?

七、非生乖舛,是立規不明。與其人教童以惡,不若指明何為惡于生。

?

八、人察于顏,幼兒亦然,厭師多因,終能觀色,入世吾亦無所慮。幼兒喜書甲骨文,其韻尤近古人之滄桑。

?

九、若人投資,定要觀其心態,不正不合。吾塾之師皆為股東,十分之一份。有友營不善,請予助并十分之分份相諾,然吾不受,無功不受祿,明似利,實枷也。

?

十、余昔家長會月開,后為微課,再而為聚餐,時每家攜一菜,久之,人情濃。勿多諾于家長,尤難達之事。

?

十一、 今青年多將子付與老人、付與玩具、付與電子品,實扼幼子之語言發育。地愈發達愈為普遍。吾所遇諸多小學生此項多差,父母不管,祖父母難管。

?

十二、今之繪本多西方,皆虛事,如此則批造傻白甜。

?

十三、教為意識之融,諸位須知何為順其自然,嬌寵戀愛者,視其本源,不合者令其同己,否之請離。生源雖多層,然吾當守底線、原則,不為家長左右,否之校之難為,生亦皆離。

?

十四、勿避游戲,趨利避害則可,然所玩時長、內容需父母參之,不應對立而訓,偶可同流合污。

?

?

○ 儒一書院彭堂主文潔老師組問答要略:

?

一、當下華德福之發展如何?

?

答曰:其核心在天性之養、童與人、物之交,然弊在其源于德國,宗教為依,至中國當與本土相合,尚性之內智發展,令童體驗足,自由綻放。

?

二、塾之幼教何梳學生、學堂、家長三方關系?

?

答曰:三者實為有機整體。吾昔在一線教,后知吾之長在洽家長與培師,并營心理工作坊,有固定微課、沙龍活動、媽媽課堂等。

?

三、 何以《易》明生?

?

答曰:習《易》之解讀系統,為實用之法,亦為快速之法。先明己,再推己及人,

?

四、家長不納塾,何以對?

?

答曰:不納因不知,當知為國學之的為何?吾正以典而用,言行皆合之,茲學方活,應融于吾等之世矣。首養浩然正氣,人見吾進,焉能不喜國學乎?

?

五、混齡之塾教何如?

?

答曰:好哉!幼之長遠速于同齒且更優。

?

六、創業之中,子何兼顧?

?

答曰:吾非家中全職,尤為要者,經典當于日常相系,所學用于家,教為修行,非守子方好,值此文化斷代之際,定要學以一貫。語為人母者,己心有好之事,定要行之,合理為之,予子以高標之伴,伴之時心全在。

?

七、性與矩于教生之中何控?

?

答曰:齡異則規異,規者為培生內在之序,幼兒當成秩序之感,則生之身漸適于家、校與世。

?

八、幼小相接置課否?

?

答曰:然。加設數、寫字、拼音之課。

?

九、何以待塾招頑生于學期中?

?

答曰:要在其齡,當存取舍,能解讀其生命之態,與家長洽能止之,不擾全塾氛圍即可。否之,則去之,勿使己過勞。

?

十、草根無國學之基,何以自學?

?

答曰:讀經首從《四書》,自《大學》始,含修身之路,但有恒力,思此生為何?思慮之下,定出目標,然后行之,若不行,所思無益。

?

十一、身心于塾歸于何處?

?

答曰:身心者,內心之態也,見生之真態,重其內感,令其心安而和,自然綻放。

?

十二、傳統國學之時代發展如何?

?

答曰:《易》曰:與時偕行。若精神內核同,則其向可異。慎內之學養,以獨立之性予不同之需,重在堂主所長,行己之能行,式不定,皆可。

?

十三、尊心之感與顧人之感,二者何擇焉?

?

答曰:合也,非沖也。養子匪難,尊性由子生命之長與物往,如吾等家務,人生即體驗之程,務請子先知己之感,而后必尊人之感。

?

結曰:凡子皆鮮活之生命,祈眾皆存優之教育體驗。

?

?


四、分享要略

?

堂主老師與會之感以文字之錄另集而刊。

?

結語

?

唐會長元平老師結曰:今年原定與會八十至百人,報名實到已達百五十人,學堂五十余家,匯贛、湘、魯、閩、遼、桂等諸省同仁,幸甚。

?

一、三代私塾人。老先生就全國而言粵省為少,足為珍貴。大學課內,或曰:法律之系何為《論語》耶?吾對曰:學中國法律,應知法律制度史,知制度史當知法律文化史,知法律文化史當知古代文化史,知古代文化史當知儒釋道,而又以儒為核心,儒家核心為孔子,知孔子當知《論語》,知《論語》首讀《學而第一》,不亦可乎?大學生當陽光有志。或期二十年傳統之力方顯。

?

二、老嘉賓、新主講。塾業思考、實踐、完善,如孔子好學之精神,篤行即有望。

?

三、會后走訪。聯誼會之常務,此會之后將首訪知馨書院。

?

四、青年參與。諸生訪談極考功力,侃侃而談,對朱子之注、經典之文如此之熟,不負眾望,義工諸位任勞任怨,大學生終要有文化之基方為希望。

?

五、思考展望。不忘初心,思塾業存之所值與所由,需有特色,愿布各行,各領風騷。

?

誠謝羅浮山國學院附屬學校

?

誠謝義工無私之奉獻

?

誠謝與會嘉賓不辭勞苦,撥冗共聚,心懷文化

?

吟四書歌以獻。

?

論語經文二十篇,圣尼弟子善言賢。

?

孟子道德七篇止,仁義心說亞圣宣。

?

大學三綱八目治,曾子宗圣孝經連。

?

中庸不易子思筆,述圣中和修教先。

?

朱子四書章句注,厚齋三字紀聞淵。

?

專心勤學躬行志,經史合參道統傳。

?


? ? ? ? ? ? ? ——戊戌冬月初三


?




微信公眾號

儒家網

青春儒學

民間儒行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