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白沙誕辰590周年,《陳獻章詩編年箋校》首發

欄目:新聞快訊
發布時間:2018-12-06 21:37:47
標簽:陽明學、陳白沙

?

陳白沙誕辰590周年,《陳獻章詩編年箋校》首發

作者:林夏

來源:澎湃新聞

時間:孔子二五六九年歲次戊戌十月廿八日辛未

? ? ? ? ?耶穌2018125

?

?

今年是明代心學奠基者陳白沙(陳獻章)誕辰590周年。1127日,各方專家匯聚陳白沙的故鄉廣東省江門市,敬白沙鴻儒,論白沙精神。

?

近年來,明代心學,特別是陽明學,不僅是學術研究的熱點,也是文化傳播的熱點。可是,作為明代心學奠基者的白沙心學,卻顯得十分不相稱的冷清,畢竟在當時,有天下學說半陳湛半陽明之說。有鑒于此,為了更好地打造白沙文化影響力,廣東省政府文史研究館與江門市政府以“白沙文化與當代社會”為主題,聯合主辦紀念陳白沙誕辰590周年大會暨學術研討會。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館副館長麥淑萍、廣東文史學會會長江海燕、江門市委常委利為民、五邑大學校長張運華等出席本次會議。


?


紀念陳白沙誕辰590周年大會在廣東江門舉行

?

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館副館長麥淑萍表示,陳白沙是一代大儒,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瑰寶,對嶺南文化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其思想在中國思想史上獨樹一幟。傳承和弘揚白沙學說,不僅是在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一種精神力量,同時對維系社會長治久安與和諧發展具有重要現實意義。江門是明代心學奠基者陳獻章、維新先驅梁啟超、史學大師陳垣等的故里,又是粵港澳大灣區與粵西連接的重要交通樞紐,歷史悠久,人文薈萃,文化底蘊深厚。紀念陳白沙先生、研討白沙學術、弘揚白沙精神,將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和民族凝聚力,為江門在廣東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的新里程中發揮更大的優勢。“此外,我們與廣東嶺南心學研究會合作,出版了一套研究陳白沙的書籍,從哲學、社科、藝術界對陳白沙學術思想、詩詞書法,特別是心學理論做持續深入的研究。”麥淑萍說。

?

“我們誠摯地希望各位專家學者們不吝賜教,建言獻策,讓我們攜手進一步提升白沙文化研究水平,打造白沙文化研究新平臺。”江門市委常委利為民在會上說道。他表示,江門市歷屆黨委、政府對白沙文化的傳承與弘揚都十分重視,把白沙文化作為打造核心文化資源和城市名片的重點。今年7月,江門市委十三屆七次全會明確提出,要“傳承僑鄉歷史文脈,推進以“白沙文化”等為代表的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工作,打響僑鄉文化品牌”。

?

據悉,紀念陳白沙誕辰590周年系列活動內容豐富多彩,除了1127日的紀念陳白沙誕辰590周年大會暨學術研討會外,江門市還陸續舉辦紀念陳白沙誕辰590周年廣州、江門政協書畫作品聯展,以及陳白沙文化節等。

?

在隨后的學術研討會上,更是傳出不少白沙心學研究方面的佳音,令人欣慰。白沙文化與當代社會的關系是什么;如何讓白沙文化在當代社會中綻放光彩?對白沙文化頗具研究心得的專家學者就這些問題侃談自己的見解,介紹自己對陳白沙精神的最新解讀。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張海燕從陳白沙的《禽獸說》談德性與自然,他認為就陳白沙融合德性與自然的思想特質,可從文化與自然、文化與異化、公共主體與個人主體等理論維度加以擴展與審視。上海應用技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茍小泉再辯“學宗自然”與“要歸自得”,他認為白沙學說中的“自然”與“自得”是相關的一組重要概念,反映出不同的內涵。廣東省文藝批評家協會名譽主席黃樹森則感受“白沙體”,認為“白沙體”文,撇盡“腐風”,自由跳脫,徜徉其中能感受到一種精湛淵博,勾連百年的思維“脈沖”。

?


嘉賓學者發言

?

研討會上,新書《陳獻章詩編年箋校》還舉行了首發儀式,這套百萬字的著作由中山大學陳永正教授制作完成。陳永正將陳白沙留存下來的2577篇詩歌進行編年和校注,填補了該研究領域的空白,單輯佚增補詩篇即達五百余首,對白沙心學研究的深入,必將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陳白沙的詩集是先生最具代表的作品,想要研究陳白沙文化,首先要從詩歌研究工作開始。”陳永正說道。陳白沙不事著述,以詩為教,他當年就是憑著存世的第一首詩《和楊龜山此日不再得韻》,而贏得“真儒復出”的盛譽。從某種意義上說,如何研究和理解他的詩歌,是研究他的思想和學說的關鍵之一。


?

《陳獻章詩編年箋校》首發式,中山大學陳永正教授(中)向江門市博物館、五邑圖書館贈書

?

此外,蘇州大學教師孫啟華博士正在進行的《陳獻章全集箋校》,也非常值得期待。而他在北京大學跟隨廖可斌教授所做的博士論文,即將以《自得的詩學——陳獻章文學研究》為題由廣東教育出版社出版。陳永正教授在該書的序中說,孫著旨在以中國古代傳統“大文學”的視角,重新評價白沙先生在明代文學中的地位。陳永正特別看重這種視角,認為如馮友蘭《現代中國哲學史》所謂“近代以來,我們所談的“中學與西學”只是表象,本質上是古典之學與現代之學的分別”,如今,“現代之學”掌握了話語權,在西方文論和現代文論影響下,中國古代文學研究逐漸偏離甚至背離傳統,歷史,被割斷了,學者們已無法從本土視角、以本土語言去表達思想和論述問題,而各種新理論、新觀點、新方法,對中國古典詩歌本體性的理解,卻總隔一層,甚至無濟于事。因此,他對孫啟華的這本專著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在他四十年的學術生涯中,“參加過不少研討會、答辯會,接觸過各式各樣的論文論著,回頭思索,像孫啟華《自得的詩學——陳獻章文學研究》一書那樣,讀后能有所得的真是不多”。

?

更值得鼓舞的是,深圳大學黎業明教授編校整理的《陳獻章全集》,已經由上海古籍出版社編輯付印,即將上市。其實這還只是深圳大學哲學系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嶺南思想家文獻整理與研究叢書”的一種,《陳獻章年譜》等諸多著述或已經出版,或正在編撰,即將出版。在這些著述中,白沙及其后學的著述和研究是大頭,它們的出版,必將陳白沙開創的嶺南心學的研究推向一個新的高潮和高度。

?

下文為陳永正所編《陳獻章詩編年箋校》的前言,澎湃新聞經授權摘錄:

?


《陳獻章詩編年箋校》,【明】陳獻章/ 陳永正/箋校,廣東人民出版社 201812月版

?

陳獻章(一四二八—一五〇〇),字公甫,號石齋,晚號石翁,又有碧玉老人、玉臺居士、江門漁父、南海樵夫、黃云老人等別號,卒謚文恭。生于廣東新會都會村,后徙居江門白沙里,世稱白沙先生。白沙自幼讀書敏悟,明英宗正統十二年(一四四七)二十歲中舉后,進京就讀于國子監,兩赴會試均不售。二十七歲時至江西撫州拜著名學者吳與弼為師。其后,回鄉筑陽春臺,讀書靜坐,閉戶十載。明憲宗成化二年(一四六六)三十八歲時,重游京師,至國子監,為祭酒邢讓所激賞,譽為“真儒復出”,自此名聲大振。四十一歲時三赴會試,依然落第,遂絕意科闈,南歸設帳講學,四方士人從游者日眾。五十四歲時被薦赴京,特授翰林院檢討,乞歸終養。自后屢薦不起,居鄉講學。后人輯有《白沙子全集》九卷。

?


明代佚名《陳獻章像》,廣東省博物館藏。陳白沙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書法家、詩人,他提出了涵養心性、靜養“端倪”之說,使得明代儒學由理學向心學轉變,成為儒學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

白沙先生是一代大儒,是嶺南惟一從祀孔廟的學者。早年接受吳與弼“靜時涵養,動時省察”的教導,后又從陸九淵和佛學禪宗的理論得到啟發,自立“學貴乎自得”、“以自然為宗”之說。其學術思想,上承宋儒理學,下啟明儒心學,影響深遠。黃宗羲《明儒學案》謂:“有明之學,至白沙始入精微。其吃緊工夫,全在涵養。喜怒未發而非空,萬感交集而不動,至陽明而后大。”譽白沙之學“以虛為基本,以靜為門戶,以四方上下、往古來今穿紐湊合為匡郭。以日用、常行、分殊為功用,以勿忘、勿助之間為體認之則,以未嘗致力而應用不遺為實得”。是以他所創立白沙學派(或稱“江門學派”)能“獨開門戶,超然不凡”。白沙門下弟子眾多,如湛若水、李承箕、張詡、林光等皆能傳其至道。

?

黃淳《重刻白沙子序》云:“先生之學,心學也。先生心學之所流注,在詩文。”白沙生平不事著述,性喜吟詠,其學養志趣,悉發于詩。《白沙子全集》存詩約兩千余首。其詩以人格倫常為準的,以自得樂天為指歸,力求契合自然,發抒心性。如林俊所云:“寓言興于風煙水月之間,蓋有舞雩陋巷之風焉。”(引自錢謙益《列朝詩集·丙集》)白沙為詩,大約有兩個目的,一是抒情寫意,二是以詩論道。白沙之學,以“詩教”為宗旨,畢生亦以“詩教”為志業。湛若水《白沙子古詩教解》序云:“夫白沙詩教何為者也?言乎其以詩為教者也。何言乎教也?教也者,著作之謂也。白沙先生無著作也,著作之意寓于詩也。是故道德之精,必于詩焉發之。天下后世得之,因是以傳,是為教。”《白沙先生改葬碑詺》亦謂其“著述之精寓諸詩也”。可見,詩教,就是通過“著述之精”的詩,把自己的“道德之精”教誨后學。如他的成名之作《和楊龜山此日不再得韻》:

?

能饑謀藝稷,冒寒思植桑。少年負奇氣,萬丈磨青蒼。夢寐見古人,慨然悲流光。吾道有宗主,千秋朱紫陽。說敬不離口,示我入德方。義利分兩途,析之極毫芒。圣學信匪難,要在用心臧。善端日培養,庶免物欲戕。道德乃膏腴,文辭固秕糠。俯仰天地間,此身何昂藏。胡能追軼駕,但能漱余芳。持此木鉆柔,其如盤石剛。中夜攬衣起,沈吟獨彷徨。圣途萬里余,發短心苦長。及此歲未暮,驅車適康莊。行遠必自邇,育德貴含章。邇來十六載,滅跡聲利場。閉門事探討,蛻俗如驅羊。隱幾一室內,兀兀同坐忘。那知顛沛中,此志竟莫強。譬如濟巨川,中道奪我航。顧茲一身小,所系乃綱常。樞紐在方寸,操舍決存亡。胡為謾役役,斲喪良可傷。愿言各努力,大海終回狂。

?

張詡《白沙先生行狀》云:“時翰林院侍讀學士錢溥謫知順德縣事,雅重先生,遺書先生亟起,毋重貽太夫人憂。先生以為然,遂復游太學。祭酒邢讓一日試先生和楊龜山‘此日不再得’詩,大驚曰:‘龜山不如也。’明日揚言于朝,以為真儒復出。”這是白沙傳世最早的一首詩。時年三十九歲。

?

以詩論道,是白沙為詩之旨。假如僅僅立足于這一點上,那就很難成為真正的詩人。識力甚高的錢謙益,是把白沙看作是一位真正的詩人的,他所編纂的明詩選本《列朝詩集》,選錄白沙詩多達一百一十九首,數量遠超于同時許多著名詩家,在《小傳》中還強調,白沙詩“不獨為道學詩人之宗,實詩人之詩也”;“余錄其詩,則直以為詩人耳”。錢穆《理學六家詩鈔》亦云:“白沙乃以一詩人而高踞理學上座。”白沙論詩,首重性情,《批答張廷實詩箋》云:“欲學古人詩,先理會古人性情是如何。有此性情,方有此聲口。”其為詩,亦以適性情為要旨。簡又文《白沙子研究》云:“其論道之作,出以性情,麗以詞藻,言之有物,味之成理,而卻無一點腐儒之頭巾氣,一如其理學,加以用字造句,逸麗雄奇,工力至上,故難能可貴,罕足與儔,誠自成一家之作也。”其論道之作,如:

?

賢圣久寂寞,六籍無光輝。元氣五百年,一合又一離。男兒生其間,獨往安可辭。邈哉舜與顏,夢寐或見之。其人天下法,其言萬世師。顧予獨何人,瞻望空爾為。年馳力不與,撫鏡嘆以悲。豈不在一生,一生良遲遲。今復不鞭策,虛浪死勿疑。請回白日駕,魯陽戈正揮。——《自策示諸生》

?

此詩勉勵諸生效法圣賢,自強不息,勿虛度年光,可謂諄諄善誘。白沙之思想、道德、學問,一寓于詩,以教誨門人,以播于天下,以傳諸后世。張詡《白沙先生行狀》中謂:“先生嘗以道之顯晦,在人而不在言語也,遂絕意著述。”其實在白沙心目中,這些詩才是真正的“著述”。

?

白沙每以“不離乎日用而見鳶飛魚躍之妙”教導弟子,在詩中對所謂“自得”作過形象化的描述。如《撥悶》云:“動惟厥時,匪亟匪徐。魚躍鳶飛,乃見真機。”《示湛雨》云:“天命流行,真機活潑;水到渠成,鳶飛魚躍。”梁啟超謂“白沙心境與自然契合,一點不費勁”;“常常脫離塵俗,與大自然一致,其自處永遠是一種鳶飛魚躍、光風霽月之景象,可見其人格之高尚,感化力之偉大矣”(《儒家哲學》第五章)。所謂“日用”與“自得”,在白沙詩中是這樣表達的:

?

海布剪黃云,嶺綿裝白雪。制為道人衣,方直無周折。吾老不出門,躬耕慕冀缺。黃昏披此裘,坐望梅村月。美人遺我酒,小酌三杯烈。半酣發浩歌,聲光真朗徹。是身如虛空,樂矣生滅滅。——《制布裘成偶題寄黎雪青》

?

處處可見天機,時時體現天心,鳶飛魚躍,契合自然,理趣與詩情渾然一體,在邵、朱詩中亦不多見。

?

對陳白沙詩歌的評價,以《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最有代表性,略云:“史稱白沙之學以靜為主,其教學者但令端坐澄心,于靜中養出端倪,頗近于禪,至今毀譽參半。其詩文偶然有合,或高妙不可思議;偶然率意,或粗野不可向邇,至今毀譽亦參半。王世貞集中有《書白沙集后》曰:“公甫詩不入法,文不入體,又皆不入題,而其妙處有超出法與體、與題之外者,可謂兼盡其短長。”蓋以高明絶異之姿,而又加以靜悟之力,如宗門老衲,空諸障翳,心境虛明,隨處圓通,辨才無礙。有時俚詞鄙語沖口而談,有時妙義微言應機而發。其見于文章者亦仍如其學問而已,雖未可謂之正宗,要未可謂非豪杰之士也。”溫汝能《粵東詩海》云:“理學名儒,多不以詩見長,而本性原情,自然超妙,朱晦翁后,推吾粵白沙一人。論者謂白沙蜚英騰茂,黎秫坡(黎貞)有以倡之。顧秫坡質實近理,白沙美秀而文,不可同日語也。”

?

白沙之詩,源出陶淵明、李白、杜甫,在格調上頗近宋人,似亦受陳師道、陳與義的影響,又承傳宋儒周敦頤、邵雍、朱熹的道統,在有明一代的詩人中,可謂獨樹一幟。張詡《白沙先生行狀》云:“其為詩也,則攻專而入神品,有古人所不到者矣,蓋得李、杜之制作,而兼周、邵之情思,妙不容言。故其詩曰:‘子美詩中圣,堯夫又別傳。后來操翰者,二妙少能兼。’”指出白沙詩兼有杜甫、邵雍二家之妙。王韶生又謂白沙詩“古體近于陶、謝,律絕似韋、柳,在明詩中最具特色而高致的”(轉引簡又文《白沙子研究》第十章)。饒宗頤《陳白沙在明代詩史之地位》云:“明代理學家多能詩,名高者前有陳白沙,后有王陽明,而白沙影響尤大。此一路乃承宋詩之余緒,推尊杜甫、邵雍二家,取道統觀念,納之于詩。”這些評價都是比較恰當的,實際上白沙詩的成就,要比邵雍、周敦頤、朱熹、王守仁等高出一籌。可以說,古往今來,理學家中的詩人,陳白沙是最杰出的一位。

?


廣州南海神廟內的浴日亭,亭內有蘇軾、陳白沙的詩碑

?

白沙出身于世代耕讀人家,向慕著和平寧靜的田園生活。在這點上面,與晉人陶淵明頗有相通之處。他曾作《和陶》(十二首),對陶詩心摹手追,如:

?

遲明向南畝,疏星在檐端。夫出婦亦隨,無非分所安。道旁往來人,下車時一觀。問津津不知,仰視飛鳥還。邏苗遠峙夕,濯足荒溝寒。吾惜耦耕好,焉知世路難。伐鼓收西畬,黃云被江干。聊用代糟糠,作粥歡賓顏。鄰叟攜兒來,嬉戲松下關。齊聲鼓腹謳,永謝攢眉歡。——《庚子歲九月中于西田獲早稻》

?

這是白沙理想的社會環境,也是明代成化、弘治間富饒的珠江三角洲地區農民生活的真實寫照。白沙不少詩作,明顯可以看到陶詩的影響痕跡。試看下面這兩首:

茅棟依巖靜,柴門斫竹通。桑榆巷南北,煙火埭西東。一徑漁樵入,孤村井臼同。鄰家得美酒,吹笛月明中。——《題新村書齋壁》

?

孤村比屋靜,疏竹小塘幽。何處還三徑,如公也一丘。晚田行布狗,春草散軥辀。汲澗誰家女,金櫻插滿頭。——《社西村》

?

沖澹靜謐,與陶淵明《歸園田居》諸作何其神似。但田園生活總不是那樣理想化的,耕與讀、隱與仕之間也會有矛盾:

?

長夜氣始凄,木綿被重裘。端坐思古人,寒燈耿悠悠。是時病初間,背汗仍未收。學業坐妨奪,田蕪廢鋤耰。高堂有老親,遍身無完紬。丈夫庇四海,而以俯仰憂。口腹非所營,水菽吾當求。明旦理黃犢,進我南岡舟。——《冬夜》二首之一


沈德潛《明詩別裁集》于“丈夫”二句加密圈,當有領會。楊慎謂“白沙之詩,五言沖澹,有陶靖節遺意” (《升庵詩話》卷十二);朱彝尊亦稱白沙詩“源出柴桑”(《靜志居詩話》卷七),自有其道理。

?

白沙在《認真子詩集序》中強調“詩之教”,并指出幾千年的詩人中,能賦詩以見其志的“莫若李、杜”。杜甫“吞納山川之氣,俯仰古今之懷”,更是白沙深心向慕的。如:

?

天王舟楫浮南海,大將旌旗仆北風。義重君臣終死節,時來胡虜亦成功。身為左衽皆劉豫,志復中原有謝公。人眾勝天非一日,西湖云掩鄂王宮。——《吊厓》

李東陽《麓堂詩話》評曰:“極有聲韻。”此詩可謂性情風韻并臻,氣雄力厚,直追老杜之作。又如:

?

晚來花雨濕詩囊,獨上郵亭望大荒。南盡海旁諸郡淺,西來天上一江長。漁歌落日還孤艇,樹隔啼鶯背短墻。料理憑高非一事,樽前誰與共平章。——《西南驛晚望》

?

宛然柳宗元《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情調,雖稍遜柳詩之沈郁,而風韻似則較勝。白沙詩學古而不為古人所囿,明嘉靖間學者閔文振《蘭莊詩話》謂白沙之詩,“唐宋以來獨為一家,蓋一大變,而脫略覊馽,自成步驟者也。 雖不屑屑唐宋,而唐宋無弗該者”。可謂知言。

?

白沙詩超妙自然,明末廣東詩人屈大均有深切的理解。《廣東新語》卷十二《詩語》云:“先生嘗謂人,讀其詩止是讀詩,求之甚淺,茍能諷詠千周,神明告人,便有自得之處。龐弼唐云,白沙先生詩,心精之蘊于是乎泄矣。然江門詩景,春來便多,除卻東風花柳之句,則于洪鈞若無可答者,何耶?蓋涵之天衷,觸之天和,鳴之天籟,油油然與天地皆春,非有所作而自不容已者矣。然感物而動,與化俱徂,其來也無意,其去也無跡,必一一記其影響,則亦瑣而滯矣。此先生之所以有詩也。”

?

白沙論詩首重性情,認為詩歌是詩人自我性情的表現,由重“心”而重“情”;表達性情不離風韻,無風韻則無詩。在創作上,他是認真實踐這一主張的。白沙為詩,往往喜歡寄寓哲理,但相比之下,重自然、重情趣的作品仍然是占大多數。其詩風格超妙沖澹,清新秀美,極富韻味。特別是七言絕句,情思纏綿,不作半句道學頭巾語,亦不像明初“閩十子”、“前七子”輩,守定盛唐的擬古之作,故讀來每覺風致宛然。白沙詩又得蘇軾、陸游行云流水般詩歌風格的沾溉,其佳者即便置于蘇、陸詩集中,亦不失為上乘之作。如:

?

一樣春風幾樣花,乾坤分付各生涯。如今著我滄江上,只有秋香撲釣槎。——《和林子逢至白沙》

?

寫景優美,情韻俱佳。末二句大筆逆轉,非深于情者不能道。又如:

?

初晴樓上燕飛飛,樓下歌人白苧衣。一曲未終花落去,滿林啼鳥送春歸。——《初晴》

?

寫暮春初晴,沒有局限在景物的摹寫上,從淡處著筆,情韻更勝。白沙也有一些作品純用白描手法,細膩逼真而不失自然真趣。如:

?

短短篙蔞淺淺灣,夕陽倒影照南山。大船鼓枻唱歌去,小艇得魚吹笛還。——《贈別伴》

?

清泉煮蕨愛山家,夜飲西巖望月斜。澗底白云留不住,半隨紅雨落天涯。——《訪山家次韻》二首其二

?

白沙是一位饒具詩人氣質的哲人,不少寄寓哲理或議論藝事的作品,也同樣寫得奇瑰跌宕,情理交融,一點也不平淡乏味。這類詩在白沙集中佳作甚多。如:

江云欲變三秋色,江雨初交十日秋。涼夜一蓑搖艇去,滿身明月大江流。——《偶得示諸生》二首其一

?

此詩本意,殆在闡發“以靜應變”、“萬化自然”的哲學觀念,但最令人嘆賞的,還在于末兩句的情景。詩人澹遠的襟懷,澄明的心境,都在詩中充分表現出來,是以何藻翔《嶺南詩存》評云:“一片化機。”《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稱白沙“心境虛明,隨處圓通”,當指這一類作品而言。

?

白沙集中游覽詩、寫景詩佳者甚多,如《臥游羅浮》組詩中的一首:

?

馬上問羅浮,羅浮本無路。虛空一拍手,身在飛云處。白日何冥冥,乾坤忽風雨。蓑笠將安之,徘徊四山暮。——《登飛云》

?

飛云,即飛云頂,羅浮山的主峰。詩人身居臥室而神游于山水之間,馳騁想象,不專以寫景為工,重在表現胸襟懷抱,一片神行,自然超妙,比一般模山范水之作更有神味。

?

白沙的題詠詩,也多有可觀。白沙于梅花,情有獨鐘,善畫梅,亦喜詠梅。詩集中以“梅”為題之作不下四五十首,組詩更有《晨起將出尋梅》(四首)、《梅花》(十三首)、《梅花》(十首)、《梅下雜詩》(三首)、《梅花》(五首)、《病中詠梅》(十首)多篇。如《梅月用莊定山韻》(三首)之三:“溪上梅花月一痕,乾坤到此見天根。誰道南枝獨開早,一枝自有一乾坤。”《梅花》(十三首)之二:“老樹眠江水嚙之,茫茫水月浸花枝。暗香卷入滄溟去,不是漁翁那得知。”又如“滿身都著月,一片未隨波”(《病中詠梅》十首之九)、“寒梅初放一枝白,間破江南無數紅”(《贈宗兄汝學使廣西還》),皆屈大均所盛稱的“見道清澈”之語。湛若水 “隨處體認天理”的宣講,未及白沙此類詩之親切動人。其他的題詠詩如:

張侯畫松人不識,松不畫橫唯畫直。上干青霄下盤石,倒卷蒼龍二千尺。神物安可留屋壁,變化虛空了無跡。不然恐遭雷斧辟,左手執弓右持戟。取勝無過萬人敵,侯莫畫松費筆力。——《戲題張千戶畫松》

?

描述一位愛好繪畫的武官的作品,褒美之余,別具婉諷深意,殆在奉勸他不要因業余愛好而耽誤了本職工作。全詩開闔有度,寫張千戶畫松筆力強勁數句尤有氣勢,顯自杜甫《古柏行》化出。再看:

?

束茅十丈掃羅浮,高榜飛云海若愁。何處約君同洗硯,月殘霜冷鐵橋秋。——《得蕭文明寄自作草書至》其一

?

《廣東新語》謂白沙“所居圭峰,其茅多生石上,色白而勁,以茅心束縛為筆,字多樸野之致,白沙當稱為茅君,又稱茅龍”。白沙詩有“茅君頗用事,入手稱神工”、“茅龍飛出右軍窩”之語,試檢古來論書絕句,未見有如此氣魄宏偉,剛健有力之作。

?

無可諱言,白沙全集中也有一些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所云“偶然率意,或粗野不可向邇”的詩作,但整體來說,還是瑕不掩瑜的。

?


位于陳白沙紀念館內的白沙祠

?

白沙先生集,版本甚多。中華書局出版的《陳獻章集》,孫通海先生點校,使用了十種本子,最早的為明弘治十八年的羅僑刻本,最晚的為清乾隆三十六年的碧玉樓刻本。《陳獻章集》是目前所見最完善的本子,無論從錄詩的數量還是校勘的質量,都遠勝其他刊本。但白沙集一些重要的版本,如明弘治九年吳廷舉刊本《白沙先生詩近稿》、萬歷元年何子明刊本《白沙子全集》、萬歷三十二年許欽賦刊本《白沙先生全集》,孫氏未能覓得,至為遺憾。

?

自一九九八年起,我主持《全粵詩》的編纂工作,白沙詩集由本人負責整理,故對白沙集的版本也極意訪尋。吳廷舉刊本《白沙先生詩近稿》,是傳世最早的白沙詩集。吳廷舉,字獻臣,廣西梧州人。成化二十二年(一四八六)進士。弘治元年(一四八八)除順德縣知縣,在任上八年。其間與白沙往還甚密,兩人詩集中有多首酬贈之作。《白沙先生詩近稿》,是白沙先生晚年手定本,為吳氏在弘治九年去任前所刊刻,十卷,收錄自成化二十年甲辰(一四八四)至弘治七年甲寅(一四九四)的詩作,可惜的是,吳本深閉于庫藏中,一直無人關注,不少研究白沙的學者,甚至不知道有此本存在。《白沙先生詩近稿》大陸僅得一殘缺本,珍藏于湖南省圖書館,世人無緣得見;另一完整的本子,藏于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二〇〇六年,蒙香港中文大學黃坤堯教授幫助,取得該書的復印件,不禁狂喜。竭數日力,持與諸本校讀一遍,收獲良多。

?

陳獻章詩集,自弘治十八年羅僑刻本始,以后所有的白沙集版本,都是按詩體編次的。《白沙先生詩近稿》(以下簡稱“吳本”)是白沙生前手自編年的。全書分十卷,每年一卷,順次稱“甲辰詩稿”、“乙巳詩稿”等,卷三“丙午詩稿”與卷四“戊申詩稿”間,無“丁未”年詩。

?

阮榕齡《編次陳白沙先生年譜》,為部分白沙詩編年。阮氏嘆息說:“本集諸詩本非編年,是以不知其年者十之八七。然其中亦多是編年者,以其未嘗標明,是以不敢斷決某年也。”今持吳本與之相校,可發現《年譜》編年詩多誤。如“甲辰詩稿”中《寄丁明府》五律、《菊節后五日……》五律,《年譜》系于“乙巳”;“乙酉詩稿”中《世卿寄經飛來寺……》七律,《年譜》系于“戊申”;“庚戌詩稿”中《次韻鄒汝愚陽江道中見寄》七律,《年譜》系于“己酉”;“辛亥詩稿”中《有懷世卿》五古,《年譜》系于“庚戌”。吳本中大量詩稿,《年譜》都未能編年。吳本中的編年詩,為考證白沙生平、交游提供了大量的第一手數據,對今后編訂白沙先生年譜很有價值。如“己酉詩稿”中有《送景旸赴秋試》、《秋夕偶成明日鄉試揭榜》及《秋夕偶成小兒失解聊以慰之》三首,《年譜》未能編年。據吳本可知白沙之子景旸,于弘治二年秋與鄉試失解。集中的交游詩、哀挽詩,其中涉及的人事,都可補《年譜》的不足。如“乙巳稿”有《悼周鎬》,“己酉稿”有《悼舊》(懷何潛),“庚戌稿”有《挽林別駕孟和》、《容珪挽詩》,“辛亥稿”有《挽黎雪青》,“壬子稿”有《(薛)松隱挽詩》,“癸丑稿”有《蔣韶州世欽挽詩》,“甲寅稿”有《悼(區)孟章》、《悼馬龍》、《悼陳冕》詩,據之可確定其人的卒年。白沙本人十年間的行蹤,何年何月在家,何年何月出游,何年何月與何人交往,皆班班可考,據之可以重編較為準確翔實的白沙年譜。

?

有了準確編年的吳本,白沙詩的編年便出現契機。我以吳本與羅僑刻本及孫通海先生校定本《陳獻章集》逐首對勘,有兩點發現:一、吳本是個選本;二、傳世諸本其實都是按寫作先后次序分體編集的,只不過是沒有具體編年而已。這一點阮榕齡早已指出:“各體春秋亦多有次序者十之八七,此可驗其隨年隨錄矣。”阮氏未見吳本,亦不敢大膽推斷,失之交臂,至為可惜。自二〇〇八年起,我便嘗試對白沙全部詩作重新整理,一一編年,并擬重編白沙年譜。吳本既然是個選本,即以其中有確定編年的詩作為坐標,再把《白沙子全集》中的分體詩逐一插入,吳本錄詩六百余篇,插入后竟多達千余首,已占全集二千首之過半。可以說,自成化二十年甲辰至弘治七年甲寅這十一年間,白沙詩的編年是較準確的。甲辰之前及甲寅之后的詩,則以古今學者考定有確切寫作時間的詩作參照,再依據歷史事件以及詩人的行蹤、交游進行梳理,并按季節風物予以編年。經過多年的努力,白沙詩的整理工作終于完成。為古人詩作編年,要做到完全準確幾乎是不可能的。阮榕齡花畢生精力編次白沙年譜,僅為百余首詩編年,仍有不少失誤。本書為大部分白沙詩作編年,若能大致不誤,于愿已足。“心誠求之,雖不中,亦不遠矣”,三復斯言,我懷如揭。

?

《陳獻章集》中還有不少詩是難以編年的,原因有二:一、白沙早年不常作詩,可作參照坐目標詩甚少,即使偶有,也分布稀疏,未有編年之詩難以插入;二、分體編排的傳世諸本,每體靠近卷末之詩,編次混亂無序,這些詩多不見于林齊等早期刻本,應是此后各刊本尤其是碧玉樓本的編者陸續搜集得來的,未加整理即隨意羼入。這一點阮榕齡亦已發現,他認為“年代舛錯者”“是為后來續入”。

吳本在校勘方面亦有很大的價值。諸本的一些字異文、亦可據吳本校正。如《題扇》:“何如此庵中,終日抱膝坐。”“終日”,諸本作“紅日”,用意稍遜。《曉秋偶成》:“遙遙望西山,千古嗟我獨。”“嗟我”,諸本作“嵯峨”,意各不同。《春中雜興》:“香煙裊入酒中蛇。”“酒”,諸本作“袖”,則典實不清。《睡起偶成》:“道人試畫無窮看,月在西兮日在東。”“兮”,諸本作“巖”,句式生硬。《秋夜楚云臺小集贈俞溥》:“江山闊幅無人畫,六七青袍一病翁。”“畫”,諸本作“話”,句意不通。《秋夕偶成明日揭榜》:“犬子試初畢,老妻浪驚喜。滔滔終夜心,四海皆名利。”《列朝詩集》及《陳獻章集》作“犬子初試筆,老妻浪驚起。滔滔中夜心,四海皆名利”。全失本意。《次韻興化王太守……》頷聯“不求地僻無人到,也愛居旁有酒賒”,諸本作“子規枕上無人喚,枳殼江邊有酒賒”。《種樹》末二句“東門地主江門是,因甚東門只種瓜”,諸本作“江門亦是東門地,我獨胡為不種瓜”。《悼周鎬》末二句“不知滅卻將迎后,何似當年未滅時”,諸本作“何人擺脫浮生事,得似周郎易簀時”。《贈張進士入京》詩之三:“能將糟粕委諸書,燈火千秋對卷舒。西漢名家多少在,亦知輪扁是真儒。”諸本作:“能將糟粕委諸書,影響人間不受驅。五百年中名世出,先王政教果何如。”諸本后出,異文或是白沙后來改定,亦不排除是編集者的妄改。

?

吳本中有些自注,諸本刪去。如《代簡答林蒙庵先生》“浪求去馬真堪笑”,自注:“出《莊子》。”刪去自注,則句意不明。《夢楊敷道定山事》,自注:“敷,羅一峰門人。”諸本刪去。《送羅服周解館》“幾個兒童供白發”,自注:“冕有老母。”諸本刪去,則“白發”難解。《送李子長往懷集取道謁張梧州》,自注:“克修由肇慶同知轉梧州知府。”諸本刪去。此外,吳本尚有一些詩為諸本所無,可供輯佚。

本人獲得吳本后,不敢自秘,旋即復印若干份,分贈各高校有關研究人員。又認真校點一過,作出釋文和校記,連同復印件交付中山大學出版社,至今事隔多年,吳本出版之事,雖經多番交涉,仍如石沈大海,對此,真是既愧無能,復感無奈。



“心池”石刻,陳白沙以茅龍筆所書,落款署“石翁”并印,現存于江門市外海區南山村

?

《陳獻章詩編年箋校》,擬收錄傳世的全部陳獻章詩作。以清康熙四十九年何九疇刻《白沙子全集》六卷本為底本(藏中山大學圖書館),重點參校明弘治九年吳廷舉刻《白沙先生詩近稿》十卷本(臺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藏本復印本)及正德三年林齊刻《白沙先生文集》二十卷本(《廣州大典》影印本),明嘉靖十二年高簡刻《白沙子》八卷本(《四部叢刊》影印本);參考明萬歷九年何上新刻《白沙子全集》九卷本(中山大學圖書館藏本),清順治十二年黃之正刻本(中山大學圖書館藏本)。孫通海先生編定的《陳獻章集》,點校精密,有功學林。其中所錄有關林齊、高簡、蕭世延、何熊祥等多家刻本之校記(以下簡稱孫校),本書多有采用,不再覆檢原書;凡孫氏已校定者,不再出校;本人有異議者,則在校記中加按語作說明。在此,謹對孫先生表示欽敬和感謝。有了最早的吳廷舉本,解決了一些孫本未能解決的疑難。校勘可以較準確,并辨認了一些孫本未能釋讀的文字。

?

本書在輯佚方面也較完備。除了轉錄《陳獻章詩文補遺》中的集外詩,還采用了當代學者如管林、程明、陳志平、黎業明諸先生的輯佚成果,不敢掠美,詩下都標出最先輯錄者及出處。本人在一九九八年主持《全粵詩》編纂工作,并負責整理陳獻章詩,從公私收藏的白沙墨跡及各種典籍中輯出佚詩若干,又請博士生韋盛年、史洪權、李君明、陳慧及李永新、陳永滔諸君協助,分別從林光《南川冰蘗全集》及廣東各地方志中輯得佚詩若干首;白沙文中引述了一些不見于詩集中的詩,本書也一一錄出。可編年的分置于各年中,不編年的附于本書正文之末。


本書的箋,主要是箋釋詩題中有關的時、地、人、物、事,一般不疏解詩意。白沙詩境界高遠,推尋匪易,其弟子湛若水作《白沙子古詩教解》,尚被錢謙益譏為“妄加箋釋”。白沙先生嘗言:“他人讀拙詩,只是讀詩,求之甚淺,何足與語此也。抑猶有未盡者,更諷詠之,千周燦彬彬兮,萬變將可覩,神明或告人兮,魂靈忽自悟。雖拙作之淺陋,能以是法求之,恐更有自得處,非言語可及也。”(《與張廷實主事》)近十余年間,本人誦讀白沙詩,前后僅十余過,更談不上諷詠千周,強作箋校,恐亦如先生所譏“求之甚淺”也。

?

《白沙子全集》諸本均附序跋及其他數據,而《陳獻章年譜》所附者尤為完備。為了不再陳陳相因,本書的“附錄”,凡見于此前各書的數據,僅擇其要者收入,而重點在采錄未見于此前各書的新資料。本書之末附有《陳白沙先生年譜簡編》。據本人粗略統計,此前已有不下十家編纂過白沙先生的年譜,如明王弘撰《白沙先生年譜》、清陳遇夫《白沙陳子年譜》、阮榕齡《編次陳白沙先生年譜》,近世有陳郁夫《明陳白沙先生獻章年譜》、章繼光《陳白沙梁啟超綜論》附錄《陳白沙年表簡編》、關步勛《陳白沙年譜簡編》、《廣東歷代書家研究叢書:陳獻章》附錄一《陳獻章年表》、黃明同《陳獻章評傳》附錄《陳獻章年譜簡編》、黎業明《陳獻章年譜》等,而以阮榕齡、陳郁夫、黎業明三家所編最為完備。本書所附之年譜簡編,于各家多有撮取,尤以阮、黎兩家所取較多。

?

去年冬,本書箋校初畢,在書店偶見黎業明先生所著《陳獻章年譜》,亟購歸,閱后大喜過望。記得我在二〇〇八年曾以吳本復印件轉贈黎先生,而今“重編較為準確翔實的白沙年譜”已得實現,了卻多年心愿。我參考黎著,重新修訂本書的編年,糾正了一些失誤。黎著中還輯錄了多首佚詩,我亦納入本書中。所欣幸的是尚未交稿付印,不至留下太多遺憾。

?

本書出版,得到江門市蓬江區文學藝術界聯合會資助。

?

二〇一七年十月陳永正于康樂園沚齋

?

責任編輯:劉君

?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