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生文叢第三輯】吳飛著《漢學讀本》出版暨柯小剛、齊義虎序

欄目:儒生書系
發布時間:2017-05-04 09:25:49
標簽:
吳笑非

作者簡介:吳飛,字笑非,號太常、經禮堂,男,辛酉年(西歷1981年)生,山東濟南人。業鄭學,尊周書院(網站)、道里書院(網站)管理員。出版有《漢學讀本》(知識產權出版社2017年4月)《禮學拾級》(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17年2月)。


 


書名:《漢學讀本》

作者:吳飛 著

叢書名稱:儒生文叢(第三輯),儒家網出品,任重主編

出版單位:知識產權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7年4月


【內容簡介】


本書側重漢魏經學及其運用。漢學篇,接續古學,以漢魏為源,借朱子為術,以申漢學義理。公羊旁議篇,自外近世公羊,重述漢朝家法。教育篇,開周禮學書單及學科設想。本書價值在考據與問難。如《孝經》鄭司農注的論證,大一統、七等、進爵的考訂,及文文山、方希直等節義問題的反復辯論。《周禮學大綱》是中西匯通的嘗試,期待同道的重視與協作。


【作者簡介】


吳飛,字笑非,濟南人,號經禮堂。幼承庭訓,業鄭學,兼左傳,略通公穀。長而結友,慕朱子,稱陸王,矢志皇明。深衣撫琴,無愧鄭君;幅巾錦帶,不輸緇黃。唯身短一尺,腰減一圍,或不足為圣人執鞭。然讀書竟日,隱幾經年,尚得與前賢周旋耳。重要著作有《論語鄭注疏》《孝經鄭學疏》《春秋胡傳比義》,現在朱子家禮研習會講授《禮記鄭注》《春秋四傳》《大明律集解附例》。


【學者推薦】


我們今日不光要走出疑古時代,更要走回尊經時代,以經學的經世致用超越理學、心學的空談心性,超越樸學的饾饤考證,更超越西學的固步自封,這才是對周公之志、孔子之學的真正繼承。笑非先生的《漢學讀本》可以說正是應此而作。 

——四毋齋齊義虎先生


人多以為穿漢服的笑非先生是“雅士”,所以,“接地氣”的朋友很不屑,“古典文藝范”的朋友則很仰慕。其實,笑非接的地氣很可能比一些關懷現實的朋友更深厚,而這方面遠非他的古典粉絲所能理解。另外,他的古典素養是在六經自然爛熟于心的基礎上全身心投入現實問題的思考時自然流露出來的,所以,他的寫作可以毫無障礙、毫無征兆地在文言和白話之間迅速切換。他是百分之百投入現實問題思考的,壓根兒就沒考慮過文體的問題。如此徹底的“接地氣”姿態卻被誤以為“掉書袋”,不能不說是“地氣派”的悲哀。

——無竟寓柯小剛先生


魯地太常先生刳心三禮,厚積有日,動止形容,切切服膺,計較同儕,每每見譽,今者一蹴肇功,實斫棘途之鼻首,而渡儒林之最艱也。

——有麟齋楊鵬先生


【序一】


笑非先生《漢學讀本》序


柯小剛

(同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


人多以為穿漢服的笑非先生是“雅士”,所以,“接地氣”的朋友很不屑,“古典文藝范”的朋友則很仰慕。其實,笑非接的地氣很可能比一些關懷現實的朋友更深厚,而這方面遠非他的古典粉絲所能理解。


另外,他的古典素養是在六經爛熟于心的基礎上全身心投入現實問題的思考時自然流露出來的,所以,他的寫作可以毫無障礙、毫無征兆地在文言和白話之間迅速切換。他是百分之百投入現實問題思考的,壓根兒就沒考慮過文體的問題。如此徹底的“接地氣”姿態卻被誤以為“掉書袋”,不能不說是“地氣派”的悲哀。“地氣派”不讀書亦甚矣!


另外,很多“古典文藝范”的粉絲其實是不自覺的小資憤青。他們對笑非的崇拜不過是寄托了一種本質上屬于異域情調的傳統文化鄉愁。他們是一些葉公,附庸風雅,真談及王道周禮,則避之唯恐不及。批評和崇拜笑非都是困難的,因為,首先進入他的問題意識、話語世界就不容易。


但笑非并不孤獨。


通過網絡,他有一個切磋學問的師友圈子。這個圈子里有民間經學家,也有我這樣的學院學者,有溫和理性的儒家,也有漢服運動成員。


他在網上寫作、發帖、授課、討論、交朋友。他缺乏學院環境,各地書院對他來說又只是徒有其名。他自然期望將來能有真正的書院,但在此之前,網絡就是他的書院。


他是第一代網絡經學家的代表。這是特別有意思的現象,將來可能會有歷史學家來研究。多年前,我給他的《禮學拾級》寫的序中講了這個意思,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可惜那本書拖了多年,仍未出版。


八九年前,我在道里書院的網絡論壇和網絡讀書會上認識了笑非。我請他在網絡讀書會上帶讀過《禮記》和《左傳》。道里書院的年度會講,他也每年參加。后來,他來上海孟母堂任教,我們見面就更容易了。最近道里書院落地,也能請笑非來講課了。笑非的書寫了很多,可惜一直未能出版。


多年前我還在主編“經典與書寫”叢書的時候,就曾努力幫他尋找出版機會,可惜往往因為經費問題而不得不放棄。現在,“儒生文叢”收入笑非的《漢學讀本》,即將付梓,我感覺非常欣慰。笑非囑我作序,我也不知該寫什么。書就在讀者眼前,讀者自可閱讀、評價、響應,無須我置喙。


寫幾句書中看不到的人事,或于讀者了解作者,有些微幫助吧。


【序二】


吳笑非先生《漢學讀本》序 


齊義虎  

(西南科技大學政治學院講師)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這是信仰的時期,也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大伙兒面前應有盡有,大伙兒面前一無所有;大伙兒正在直登天堂;大伙兒正在直落地獄。”狄更斯在《雙城記》中的這段話一個半世紀之后讀來依舊讓我們有身臨其境、心有戚戚的感慨。這本是18世紀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歷史寫照,映射的卻有我們當下的影子;這分明是英國倫敦與法國巴黎的時代素描,隱約間卻可看見今日中國的模樣。 

     

歷經三朝150多年前赴后繼的救亡圖存努力,各種主義在中國走馬燈似地不斷被引進試驗,為什么還會走成今天這個樣子?難道我們轉了一圈又回到近代中國的起點了嗎?就在《雙城記》出版的1859年,中國卻經歷著起自國內的太平天國運動和來自國外的第二次鴉片戰爭。內外交困的滿清政府一面殘酷無情地鎮壓國內起義,一面卻卑躬屈膝地向侵略者求和。巨大失敗的刺激讓清廷走上了洋務運動的自改革之路,由此開啟了中國現代化的大變遷,其歷史影響延續至今。 

     

表面上看近代以來中國面臨的問題主要來自外部,即西方資本主義列強的經濟和軍事侵略,似乎只要中國具備了強大的抵抗外侮的實力,一切就都可以恢復原狀了。照此理解,中國的應變之策與努力方向就是最大可能地獲得力量,所以才有了師夷長技以制夷的藥方。費正清的“刺激——反應”分析模式大體上便屬于此類歷史認知。但外因終究只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才是變化的關鍵。中醫里有內傷外感之說,即外邪之所以能入侵成病實乃內部正氣虛損、免疫力低下所致。故要治愈此病先須內扶正氣,正氣足自然外邪消,恢復健康。治一人之病當如此,治一國之病亦當如此。 

     

那么中國的內傷病根到底在哪里呢?欲探究此問題我們就不能僅僅溯及1840年,而是要上溯到1644年。這一年崇禎帝煤山殉國,吳三桂引狼入室,滿清遂竊據中原。亡國后的明朝士大夫們在思考,大明亡國亡在何處?最直接的原因或許是明末政治上的黨爭,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學術上的敗壞。下流無恥的八股先生自然無足道哉,最可痛恨的便是一群上流無用的道學先生,只知袖手談心性,百無一用是書生。“當明季世,朝廟無一可倚之臣。”(李恕谷先生語)于是陽明末學那套明心見性的空談漸被拋棄,夏峰、二曲、梨洲、亭林、習齋諸先生都開始專講經世致用之學,此為鼎革之際學術上之一大轉變。 

     

但隨著滿清統治的逐漸穩定,這種儒學(包括經學、史學、理學)內部的自我更新趨勢卻沒能繼續下去。作為一個外來的異族政權,滿清以剃發易服滅漢人之威,以學宮臥碑鉗漢人之口,以柳條鎖邊禁漢人之足,以文字興獄懾漢人之膽,以四庫編書困漢人之志,以八股取士買漢人之心。于是在重重高壓之下明末剛剛蘇醒的經世致用之儒學到清代一下子又變成了死一般沉寂的咬文嚼字之儒學,這也就是清代的訓詁、考據之學。其學自稱漢學,卻全無漢學通經致用的恢弘氣度,不過是以故紙堆作為逃避之所罷了。亭林先生“博學于文、行己有恥”的為學之訓也漸漸被乾嘉學者的“勞神于文、藏己有術”所取代。 

 

清代樸學本以訓經、釋經始,卻以疑經、反經終。前有閻若璩、姚際恒等人開其端,考訂古文尚書之真偽,其流風所及以至于遍疑群經,就連學主今文的康有為都要借用此法來寫作《新學偽經考》。雖然后來錢穆先生有《劉向劉歆父子年譜》一書專門反駁康有為的偽經說,今人張巖先生有《審核古文尚書案》一書推翻閻若璩的所謂定案,但閻康等人的疑經辨偽在當時卻極大地破壞和撼動了儒學經典的權威性。其結果就是民國伊始就廢除了讀經與祀孔,到新文化運動干脆喊出了禮教吃人、打倒孔家店的口號。對經學的解構向史學的蔓延便產生了顧頡剛等人的疑古學派,而胡適的整理國故更是將中國的傳統經典一概視為等待檢驗的死物。對儒學經典的推翻和對三代歷史的質疑,不啻挖了中國傳統的祖墳、刨了華夏文化的靈根,新文化運動之后的中國徹底走上以夷變夏之路誠有以哉。 

     

終清一代,儒學內部大多數時間都處于漢宋學、今古學的無味爭辯之中,徒然內耗、自我解構,道咸之后更是走入窮途末路。此時恰又遇到洋夷入侵、西學東漸,面對著國難日急的局面,儒林士大夫雖然經世致用之志復切,然內部的學術空虛早已不足以支撐其應付此疾風驟雨般的外部沖蕩。最終學術畸形造成的結果就是政治無力,對于撲面而來的強勢西學,支離破碎、奄奄一息的儒學早已喪失了融會貫通的消化吸收能力。于是在體內正氣虛弱的情況下我們迫不得已走上了以夷攘夷的歧途。 

     

所謂以夷攘夷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雖可以一時幫助我們擊退外夷,但其代價卻是自身的夷狄化。外部的夷狄內部化,有形的夷狄無形化,果真如此則我們雖勝尤敗。陽明曾云:“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如理,攘外部之夷易、攘內部之夷難。夷狄之道的然而日章,文武之道暗然而日亡。整個中國近代史就是一部逐漸丟失自我之文明主體性并不斷向西方尋求“真理”的過程。只可惜西方的真理也并不真,假冒偽劣的歪理邪說倒是被我們引進了不少。從清末的君主立憲(學日德)到民初的議會內閣(學法國),從國民黨的權威主義(學納粹德國)到共產黨的社會主義(學共產蘇俄),雖花樣翻新卻都未能給中國人確立民極。國朝前三十年之社會主義與后三十年之市場經濟的斷裂,亦尚未得到實踐上的有效協調和圓融貫通。也正是因此我們今天才會再次面臨狄更斯的彷徨跟矛盾。 

     

今日之中國,抬眼燈紅酒綠,俯首遍地腥臊,小民任人魚肉,大款率獸食人。這已經不僅僅是夷狄化的問題了,而且更面臨著禽獸化的危險。其實不惟中國,這也是整個人類的存在危機。對此我們儒家能做些什么?笑非先生在書中有言:“當此禮樂為齏粉時,儒生念周公之心,而堅信王道永存。思夫子之志,而知人心可用。則周公明堂斧依,就如佛家極樂世界;夫子春秋決獄,一如耶教末日審判。抱孤忠于斯世,堪寂寞于一隅,誠不易也。然而先王先師之心,炳如日月,人生于是無憾矣。”(見《漢魂略說》) 

     

壯烈哉斯言!沉痛哉斯言!身為儒生,生當此世,我們不僅要堅信王道之永存,更要推動王道之重建。近世西人信奉人權(自然權利),由人權而集合為主權,由主權而為民服務,故民主政治純為一功利政治。與之不同,我儒家崇信天命(自然正義),由天命而下降為王道,由王道而為民立極,乃是一教化政治。今日人類之存在危機恰在于現代政治只講功利而沒有教化,以至于人欲膨脹而天理遁形。故以王道超越民主乃是我們走出現代性困境(即夷狄化、禽獸化)的唯一可能。而中國近400年來之內傷也正是異族政權專制之下的王道缺失,這才是我們近代失敗的根本原因所在。近代國人由反清而反儒乃是錯怪了祖宗。 

     

從以夷攘夷的歧途回歸尊王攘夷的正道,這是我們中國人走了150年彎路之后才醒悟的道理,而這里的尊王也就是要尊大王道。然王道之息已愈六甲子,未可一朝復興,先要以學術涵養為主。世道之亂源于風俗敗壞,風俗之壞源于人極坍塌,人極坍塌源于教育錯亂,教育錯亂源于經術不明。故我們今日不光要走出疑古時代,更要走回尊經時代,以經學的經世致用超越理學、心學的空談心性,超越樸學的餖飣考證,更超越西學的固步自封,這才是對周公之志、孔子之學的真正繼承。 

     

笑非先生的《漢學讀本》可以說正是應此而作。其書分為四部,漢學與公羊旁議兩部皆為經學義理之闡發,時文一部則是依據經義對于現實問題之回答,教育一部乃是對當下之經典教育恢復問題的經驗心得之談。讀此書者或可于經義二部明其理,于時文一部曉其事,于教育一部力其學。以教育涵養學術,而后學術有成;以學術指導政治,而后政治有方;以政治化育百姓,而后百姓有極,如此則王道行矣。故儒學欲復興,今日之急務正在于學術與教育。有教學方有人才,有人才方有事業,有事業方有王道。道在事中,事在人為,人由學成。是故學能弘人、人能弘道。 

     

今夏在滬上朋來堂暑期會講,與笑非先生初次相見。其人簪髪深衣、恂恂如也,有古君子之風。因我們同為道里書院之管理員,雖是初識卻在網上神交已久。先生在道里書院所發表之文章每每拜讀,受教良多。之后先生之《漢學讀本》入選儒生文叢第三輯,十月索序于余。余感先生滬上贈書,無以為報,故不揣谫陋,草成此文,贅于篇前,為諸君讀者略陳此400年學術政治之大體流變,聊以為讀此書之背景云耳。 

     

    壬辰年季秋天津齊義虎序于西蜀四毋齋 



篇多網文,本無望梓版。惟任重先生,不棄草野,采采眾言,為衣冠執鞭,惠此梨棗之資,將成茅茹之匯。飛不敢懈,并取公羊旁議,以示古今一理,則與先生堂涂雖異,敢不自勵同歸之期?


是書之緣,受之四毋齋先生。公羊之論,始于趙承易先生、無境寓先生、承馮志先生。時論多正教于藎仁先生、續斷先生。教學則昉于苦心齋傅道源先生、華夏復興李孟奇先生、春耕園邵雅忠先生、馬培路先生。又網絡諸君,惠我良多,飛素平淡,不能備列,唯具網站,愿諸君賜教。


經禮堂:http://blog.sina.com.cn/jinglitangufe

郵箱:[email protected]

尊周書院:http://www.douban.com/group/jingxue/

朱子家禮qq群:370494014


又舊文有混言漢宋,未竟根源者,唯請方家見諒。


濼邑吳飛?  

甲午三百六十八年夏



【目錄】


漢學


大學及親民論 /3

漢魂略說 /7

天下說 /22

漢學基礎 /26

天人 /29

王心說 /30

后王說 /32

受命說 /34

君父 /39

君師長 /40

道學之變 /42

五倫疏 /45

經典中的五倫提綱 /49

古學治國說 /57

三世說正論 /59

通三統紕繆 /61

公羊非唯夫子說 /63

公羊尊王說 /65

公羊學說 /67

會盟結言辯 /70

公羊有成法說 /72

《春秋》、“三傳”例說 /75

公羊學:功績和經驗 /77

趙氏孤兒義理分析 /81

文山晚節說 /90

春秋復仇說問答 /92

答方希直死節事 /97

答秦論 /99

天下為公說 /101

儒家非血緣宗族主義論 /103

蒙民氓 /107

文物 /109

述學 /110

學薄 /115

自述 /117

心學·理學·禮學·春秋學 /124

漢宋學說 /126

學則 /128

《五經正義》以降總評 /130

本孝 /132

《孝經》鄭學疏的補充 /135

學經次第 /140

學理 /146

周禮學大綱 /152

古典義理提要 /166

官學與私學 /169


公羊旁議


大一統疏 /173

七等疏 /177

通三統以救弊說 /181

秦朝非正,秦則諸夏 /182

君子德稱 /184


教育


取譬 /187

儒生 /188

也論幸福 /189

論抽象幸福 /193

古典學對家庭教育的啟發 /195

周禮學重要著作提要 /202

禮樂精神與治學方法 /208


跋 /227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